阿特新闻

刘益谦:收藏是磨人的事业,是时间和时代把你推到这里

时间:2021年05月18日 作者:带你一起学收藏的 来源:在艺App
当然艺术收藏为什么从古到今都有这么多人参与?因为收藏最终极是往上的,收藏终极如果最终是往下,它不可能传承一千年。最终收藏的价格是往上的。所以虽然我们差了二十多年的起跑线,人生有的时候不一样,包括到今天为止,我也没有感觉到二十多年前我买的东西现在这个价格我不敢买了,我没有这种感觉。
 
谢晓冬:这也是这一行业很多大家公认的对您非常了不起的一点。
 
刘益谦:这没有什么,只是自己的判断正不正确,并不是我有胆子多大,我有什么超前的想法,你看二十多年前房子卖多少钱一平米,这样去想就简单了。
 
谢晓冬:整个经济都在发生增长和变化。
 
刘益谦:现在房子十几二十万一平方,二十年前北京三四千块钱一平米,这二十年涨了多少,对于艺术品也是一样,所以当年一张画的价格到今天这个价格涨20倍也很正常,本身社会在发展,经济也在发展。
 
谢晓冬:经济总量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之前跟您交流时谈到好的收藏是时间换空间,收藏的本意都是传承,都是一代人留给下一代人的,为什么收藏品越来越贵,好的收藏越来越贵,因为这是上一代人给你留下来的,经济在增长只能用更贵的价格传承下去。您会给新一代的藏家什么样的建议?如何才能建构比较好的收藏体系?
 
刘益谦:这里还有的变化是现在年轻人都比我们的收藏有主见。我们那时候行业里面有很多有主见的人,都有话语权,现在的反而收藏话语权弱,是因为信息透明了,几十年东西看多见多了,辨别的能力在加强。
 
为什么说徐邦达先生收藏界的地位比较高?这是时代给他的机会,徐先生地位的建立是建立在一个别人看不到东西,他看得到东西;别人没有资料他手上有资料变成权威的时代。
 
现在大家都有资料,都可以说是权威,所以话语权在下降,大家都可以查资料、判断也已经基本有了,也就是80分跟100分的差别,原来是30分和100分、80分的差别;及格和不及格的差别。现在年轻人资料一查,弄两个助手一弄就可以。
 
股票交易都可以量化,现在就是很简单的标准化的东西一查就知道,也不需要问专家了。徐邦达先生这一辈老鉴定家是时代给予的机会,当下时代已经出不了这样一言九鼎的人,因为信息大家都知道的一样。
 
谢晓冬:这是时代的进步或是时代的幸运?
 
刘益谦:时代越来越透明化,大家认知越来越高,观念也越来越明确,这一代人比我们这一代人好很多。
 
谢晓冬:他们可能面临的风险是什么?这一代人面临更好的收藏条件,可能更有钱;第二更有研究的条件,信息的透明化,包括智囊和专家团队,不是再靠某个人的权威。在您看来这个时代主要的挑战是什么?是否还有可能去建构像您这样体系的古代书画的收藏?他们的机会在哪里?
 
刘益谦:还是要时间,有了财富还要有机会,甚至有了机会要下得了这个手。不是说是讨价还价的一个过程,而是你愿不愿意出更高的价格去竞争。一件东西出来了,你一开始感觉五千万就贵了,人家出六千万,你要不要?不要就跟你没有关系,再贵、再便宜也跟你没有关系,那时候你就想有可能这件东西这辈子跟我没有关系了,它值不值得我去追。
 
去年在嘉德拍卖一件相当不错的董其昌的绘画和书法,是董其昌较著名的作品,前两年定价5000多万被流拍,我感觉定高了就没有参与流拍,但是到去年秋季,又重新拿出来拍,我看感觉还是比较好,就想要。
 
最后杀出一个人跟我抢,抢的时候我感觉我很纠结,上次我不要,流拍都不要,今天他还跟我抢。抢的过程中间,我感觉这是在考验你的承受力,如果这件董其昌这辈子就这样跟你擦肩而过,可能拍卖市场上再也上买不到这么好的东西了,不能因为它上次流拍而左右你的观点,最后我还是买下来了。
 
这就是你怎么样战胜自己的过程,对于年轻人也一样,年轻人买艺术品,首先要克服自己的贪婪,别老是感觉到想占人家便宜,哪有什么便宜可占;还有要去大的拍卖公司买好的、贵的作品,这是比较正确的道路。
 
谢晓冬:最核心的是要战胜自己的偏见。每一件事情都要去正向思考、反向思考形成独立的判断。最后一个问题是您对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现状总体还是乐观的,虽然资源越来越少,拍卖越来越难做,作为您这样级别的收藏家碰到的动心的东西越来越少,但对整个中国艺术市场是不是还是会越来越繁荣?包括当代艺术是不是未来大的机会,因为存量会源源不断地出现新的供给?
 
刘益谦:艺术品市场这么多年,如果最终收藏是往下的,这个行业就不会成立。肯定是往上的,而这种往上的过程中,局部调整也很正常。不能说今天某一板块有调整,就说中国艺术品没有大的发展状态。在目前全球货币严重超发的前提下,今天购买收藏品的人一种心态是想保值,这跟我们那时候收藏不一样,我们那时候进入市场的很多人,是把这当成生意在做,而不是收藏。
 
我们这一代收藏人本身不是收藏家,有一个身份是行家,以倒卖书画为主,不是收藏。现在的行家没有机会了,这些人在慢慢离开这个市场,从我这么多年的交往过程中间,现在很少看到行家出来买东西,也很少看到行家给画廊、拍卖公司送东西,自然而然是这样。
 
现在年轻人跟我那个时代收藏碰到的人不一样,现在更多的是第一是喜欢;第二是扛通胀,是作为收藏门类的资产配置,这种现象在西方一百多年的大家族非常常见。我认为今后更多会这样。这种现象也已经是比较明显的变化,购藏艺术品的主体在发生变化。
 
谢晓冬:这个转变可能是更根本性的是中国艺术品市场长期向好发展的核心动力,不再是谋求短期的换手或者是来赚钱,而是持续的买入,这对市场会有长远的推动。
    
刘益谦:现在的年轻人机会比我们好,时代背景不一样。我当年第一次到嘉德来拍卖,一个人不认识,名字也不认识,就看书,看郭沫若至少他搞甲骨文的就买一个,看到李可染知道他是画画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完全是什么都不懂。现在他们的机会比较好,现在年轻人都留过学,他的世界观和西方人一样,他们对当代艺术的了解比我更深,这种了解过程中间,不单单是我,是从别的人那里都能感受到。
 
谢晓冬:今天会比以往获取信息、学习艺术、了解收藏是更好的机会。谢谢刘总接受我们的采访。刘总刚才老说年轻一代,其实刘总今年也不到60岁,您还可以持续买几十年,也许再过几十年再对您进行一次采访,聊聊对下一代人的期望,谢谢刘总,谢谢各位观众,今天对谈到此结束。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