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毕加索鉴定权之争:我们只需要一个权威

时间:2013年01月14日 作者: 来源:东方早报

        毕加索去世40年,他的艺术作品在市场上频繁现身并屡创高价,但其鉴定问题始终未能解决。毕加索5位在世子女似乎继承了艺术家的刚强性格,对于鉴定亲力亲为,却又彼此不买账。多个权威并立的局面让市场人士苦不堪言。而今,他们联合署名宣布了鉴定程序,却将艺术家的长女排除在外。


毕加索的儿子克劳德·鲁伊兹-毕加索


        鉴定自己的作品时,毕加索常常显得反复无常。有一次,他拒绝在自己的油画上签名,并且半开玩笑地说,“论起伪造毕加索,我也是行家。”另一回,一位女士带来一幅毕加索真迹请他署名。“如果我签字了,就等于在创作于1922年的作品上署了1943年的名字。”艺术家彬彬有礼地表示,“不,我不能签字。女士,我很抱歉。”还有一次,也许是因为对鉴定的工作不堪其扰,毕加索往作品上署了很多很多名字,“成功”地将其艺术价值损毁殆尽。
  即便到了今时今日,毕加索去世整整40个年头之后,他的后代如何在法国法律下行使鉴定工作,依然是个颇为棘手的问题。
  “我们只需要一个权威”
  据估计,1973年毕加索去世时,他已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艺术家。1980年代早期,关于艺术家身后的遗产纠纷和法律诉讼逐渐告一段落,他的继承人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对其作品提供官方鉴定。然而,1993年,委员会内部就一套素描作品的真实性问题产生了争论,这场争吵导致委员会解散。自那以后,继承人中的两位——毕加索的女儿玛雅·惠特迈耶-毕加索和儿子克劳德·鲁伊兹-毕加索分别开始对毕加索作品提供鉴定。交易商称这一情形“耗时而尴尬”,拍卖行对作品鉴定的需求一日更甚一日,这一过程不仅重复,而且双方的态度似乎又彼此对立。
  2012年9月,这一状况终于发生了改变。毕加索5位在世继承人中的4位——克劳德、帕洛玛·毕加索、伯纳德·鲁伊兹-毕加索和玛丽娜·鲁伊兹-毕加索——联合发表了一份声明,宣布了鉴定毕加索作品的新程序。声明中表示,从此以后鉴定请求只需要向克劳德提出,“他的意见会得到以下署名者充分和正式的认可。”而在“以下署名者”之中,唯有一个名字缺席,艺术家的长女,玛雅。
  根据伯纳德的说法,指定克劳德为唯一鉴定者是为了简化鉴定程序,这是为了毕加索艺术市场考虑。随着毕加索作品市场风生水起,越来越多作品在进入市场时需要这一纸凭证,即便是那些已经著录在案的作品也是如此。另一方面,又有大量前所未闻的作品出现在市场上。在这种情况下,伯纳德认为,两个不同的鉴定者已经造成了不必要的、有害的混乱。
  “尽管玛雅是毕加索的女儿,但艺术世界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伯纳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们一直在问为什么鉴定一幅作品要去两个地方,因此我们决定向艺术世界发出这份声明。家庭理事会是唯一的权威。”
  “鉴定是一个大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复杂,特别是过去几年里,有大量伪造、仿冒作品,或是未经著录的作品出现在市场上。”克劳迪奥·安德里厄表示,他是毕加索管理委员会的法律顾问,同时也是克劳德的亲密伙伴,“这一问题非常重要,我们只需要一个权威,这样才能保护毕加索作品。”
  另一方面,玛雅表示她此前对于这一决定毫不知情,“当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情时,”她说,“我差点就死掉了。”其他毕加索家族的亲近者透露说,因为作品鉴定的问题,玛雅和克劳德之间长期以来关系紧张,而在克劳德的努力游说下,不少人开始支持他成为“唯一鉴定人”。与此同时,77岁高龄的玛雅不久前不慎跌倒,加之其他健康问题,她已经逐渐减少了鉴定活动。根据其儿子奥利弗的说法,她“这些天真的不怎么管鉴定的事儿”。
  一些交易商和拍卖行对于毕加索作品鉴定的新程序持谨慎的欢迎态度。
  “这会让事情明了吗?我不知道。”阿奎维拉画廊总监麦克·芬德雷表示,“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作为毕加索作品的经营者,我们会遵循这一指示,”芝加哥理查德·格雷画廊总监保罗·格雷表示,“玛雅也许此刻不再被视为权威。但她之前所作的鉴定依然是有效的,会被尊重。”
  彼此疏远的5位血亲
  1973年4月8日,毕加索以91岁高龄撒手人寰,抛下妻子杰奎琳·洛克,以及在各种关系中结下的累累硕果——大量儿辈和孙辈。1986年杰奎琳去世,毕加索的儿子保罗则去世于1975年。出生于1921年的保罗是毕加索和第一任妻子奥尔迦的孩子,也是艺术家唯一的婚生子女。毕加索另外3位子女分别是玛雅、克劳德和帕洛玛,前者是艺术家和长期伴侣玛丽-特蕾莎·沃尔特在1935年的爱情结晶,而后面两位的母亲是毕加索的另一位情人弗朗索瓦·基洛,他们分别出生于1947年和1949年。另一方面,毕加索还有两位孙辈,出生于1950年的玛丽娜和出生于1959年的伯纳德都是保罗的孩子。
  毕加索的5位血亲辈分不同,生长环境不同,长期以来彼此疏远,甚至和艺术家本人也并不亲密。而今,他们共同守护着毕加索的遗产。1989年,为了结束旷日持久的争端,法国法庭指定克劳德为毕加索遗产的合法管理者。克劳德此后创立了毕加索管理委员会,委员会管理毕加索的遗产,而继承人共同拥有艺术家遗产的利息和版权,包括追续权和复制权。根据安德里厄的说法,近年来,毕加索的追续权每年可以产生大约15万欧元的收益,作品交易产生的收益可达500万欧元。然而这些收益差不多都用来打官司了,特别是他们正在与未授权复制品进行持久的斗争。
  鉴定毕加索作品的权利,被视为一种可继承的精神权利。当克劳德运用他的精神权利去鉴定父亲作品时,他是作为个体继承人,而非遗产管理人的身份。因此玛雅也可以享有这一权利。根据法国法律,艺术家后裔对于祖先所创作的艺术品有一种天生的认识——或者至少是第一手的熟识——因此他们有权对作品提供鉴定。
  玛丽娜、帕洛玛和伯纳德并不参与鉴定一事。伯纳德只是出版了一本关于毕加索瓷器的研究著作,玛丽娜则写了一本关于爷爷的回忆录。这些年来,玛雅和克劳德分别开始对毕加索作品进行鉴定,并偶尔会对彼此的鉴定结果提出质疑。
  在所有的继承人中,玛雅与毕加索相处时间最长。她对于艺术家的素描作品有深刻了解,不过她也对其他媒介的作品提供鉴定。她将鉴定过程描述为一种直觉的驱使,她说:“我就像大侦探波洛。”一些毕加索专家曾经提及她不学术的鉴定方式,并对其缓慢的鉴定过程颇有微词,但他们对她的谨慎和诚实表示认可,并赞赏她的经验和对于其父作品深刻的理解——她曾忆及儿时父亲如何手把手教她素描——而今这已发展为一种真正的鉴赏力。
  克劳德的方法全然不同。作为毕加索管理委员会的主席,他是所有继承人中抛头露面最多的一位,也执掌着管理委员会的文档、资料和联系人。克劳德助手克里斯汀·皮诺特透露,克劳德每年接受大约500个鉴定的请求,其中只有少量是真品,大部分都是被收藏者误以为是原作的复制品,另外有一些是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还有少量是伪造的作品。皮诺特和克劳迪厄表示克劳德经常会向其他专家咨询,但他们拒绝透露专家的姓名。“他的研究非常广泛。”皮诺特表示。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国际拍卖公司欧洲区主管表示,“当你需要鉴定一件作品,你得得到两个人的同意——他们彼此看不对眼。这事非常复杂,而且没有可操作性。你往往得等上几个月时间才能得到答案。但如果这幅画是某位藏家想在拍卖会上出手的,长期的等待显然不是合适的程序。”
  “市场总是会认可来自毕加索家族的鉴定,它很有分量,”米切尔-因斯和纳什画廊的大卫·纳什表示,“这不是唯一的方式,但却是市场运作的方式。”

责任编辑:阿特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