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艺展中国”陈军川中国画作品展

时间:2018年09月30日 作者: 来源:艺展名家艺术网

 

 
   陈军川,号南岛,一九五九年十一月生人。早年师从四川山水画家曾尧、花鸟画家邓奂彰先生等。现为四川省华侨书画院执行秘书长、中国画院签约画家、中国香港美术家协会会员。长年从事中国画创作,绘画作品以及艺术理论文章在核心刊物、专业报刊上,均有刊登发表。

 
 
水润丹青路墨开新画风

——南岛先生新水墨写意画探微

文/南远景
 
 
 
   南岛先生自出机抒,博采众长,苦心孤诣,创立“新水墨写意画”,为艺苑画坛增添一朵靓丽奇葩。
 
   水墨写意画发轫于唐代,南宋梁楷对其做出了大的发展,明代徐渭将这一画法推向新的高度。清代八大山人、石涛、黄慎、任颐,以至后来的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傅抱石等,各辟蹊径,自成一格,给水墨写意注入了新的生命,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璀璨的篇章。
 
 
《太湖石》系列1 65X38CM
 
 
《太湖石》系列2  65X38CM
 
 
《太湖石》系列3  65X38CM
 
 
 
   现代画家多以传统启蒙,笔墨娴熟之后,便尝试泼墨泼彩写意,或于万山千壑中点缀密林石荫,或于盛夏荷塘里意写墨叶水晕,或于经典人物身上挥洒玄衣袖袍,为山为石,为云为水,为花为叶,为袂为衣,宛若神巧,精彩绝伦。
 
   南岛先生自出机抒,博采众长,苦心孤诣,耕耘经年,致力于水墨国画的演变与革命,创立“新水墨写意画”,终于成一家风骨,为艺苑画坛增添一朵靓丽奇葩。
 
 
 
禁忌处突破,陈规里出新
 
   “新水墨写意画”与前人相同之处,在于其用笔、用墨、用色皆源自传统,所依托材料亦为宣纸、水墨、各色颜料,不同之处在于材料与材料,材料与毛笔,材料与笔墨和水的结合方式及结合程序别出心裁、史无前例。
 
   材料是国画的物质基础,是国画创作的载体。艺术史上,绘画材料的拓展变化必然引起画种的变化与更新,材料革命往往是绘画革命的起点和本因。人类祖先所作岩画,以岩石和坚硬器物为基本材料,记录他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内容,粗矿、古朴、自然;新石器时代的各种彩陶纹饰,以陶器和矿物颜料为基本材料,是装饰画的最早形式;春秋战国至汉代流行的帛画,则是以丝绢、毛笔和矿物颜料为基本材料,多表现茫茫天国中神人共处的神话世界;纸的发明尤其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术后,才有了以纸张尤其宣纸和笔墨、颜料为基本材料的“国画”。
 
 
 
   材料革命必然带来画种的更新,而材料的不同组合必然促成画法、技法的革命性变化。宣纸、笔墨、颜料的不同组合和运用构成了五彩缤纷的国画门类。顾恺之人物画多用铁线描,线条粗细一律,用笔如“春蚕吐丝”,傅染人物容貌,以浓色微加点缀,不求晕饰,自成一格;吴道子笔势圆转,衣服飘举,傅彩简淡,与焦墨痕中略施微染,便成为“清拂丹青”画类;中唐以后,士大夫受禅宗思想影响,超然洒脱,绘画以水墨清淡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创造了泼墨山水。
 
 
《金秋》系列1  65X38CM
 
 
《金秋》系列2  65X38CM
 
 
《金秋》系列3  65X38CM
 
 
 
   循着这个思路,南岛先生主动亲近材料、与材料交朋友,进而认识材料、研究材料、充分掌握材料的属性与异同,在此基础上,无数次尝试各种材料的用法和笔墨挥洒程序。
 
   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按照生宣与水墨结合的路子尝试泼墨山水,果然笔酣墨润,水墨淋漓,也有一定气势,但终究摆脱不了前人已经稔熟的路子,所得画作亦与他人雷同或似曾相识,表达不了自己内心所思所想。如白石老人所说:“山外楼台云外峰,匠家千古此雷同。”于是决心追求“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的目标。他把突破的路径选在熟宣泼墨上。而熟宣多用于绘制工笔画,墨和色与熟宣结合不会洇散开来,成为泼墨技法运用一大禁忌,前人只有张大千等少数画家做过尝试,自己的探索能有结果吗?南岛先生其实并不确定。
 
   历史上,大凡科学发现、技术革新,都是在突破陈规禁忌的基础上实现的。国画技法的创新也是如此。前人认为熟宣多用于工笔,不宜泼墨、破墨,南岛先生决心向禁忌挑战,在熟宣泼墨领域探个究竟。他买回“蜡笺”“金笺卡纸”“金花罗纹”“鹅黄虎皮”等多种熟宣,一一试写,发现水墨在熟宣上不仅可以泼写,而且可以得到极为奇特的效果。只是所用水墨及其他材料要用心经营,笔法、墨法要另辟蹊径,技法与程式要重新探索。于是,从上世纪末开始,他在这条路上苦苦探索了20多年。
 
 
用我家笔墨,写我家云水
 
   南岛先生泼墨,先着大笔饱蘸一定浓度水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笔熟宣,水墨在熟宣上虽无渗化洇散,但其固有的透明性和交融性,加之其流动造成的不确定性产生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艺术效果,形成画面的主体结构;墨未干之际,以清水破墨,墨随水自然流淌,水、墨在流动中相互冲撞,产生变幻无穷的纹理韵致,非单纯用笔所能画出;最后用毛笔整理或用干墨、燥墨勾画点染,飞鸟、小船、亭台、楼阁以及渔樵、高士点缀其间,淋漓烂漫,有骨有肉。这种艺术创作手法,并不是盲目地纸上乱泼一气。画家首先对画面的艺术形象有一个大致的构思,在什么部位泼墨泼彩,怎样泼,达到什么效果,以后整理成什么形象,心中事先都是有数的。
 
 
 
《江岸》系列1  65X38CM
 
 
 
《江岸》系列2   65X38CM
 
 
 
《江岸》系列3   65X38CM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南岛先生开拓出属于自己的“新水墨写意画系列”,包括蜀山墨韵系列、蜀山有雪系列、金秋系列、梅兰竹菊系列、墨沙系列、太湖石系列、江岸湿地系列、寒月系列、静.界系列等等。各个系列作品基本都是在熟宣上创作,但所用材料及笔墨技法“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金色沙海系列作品运用宿墨创作。南岛先生在长期的绘画实践中对“松烟墨”“油烟墨”等各种烟墨和墨汁的属性及其与水结合后的性质变化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宿墨经过一段时间解析,胶与墨在水的作用下形成一定程度的分离,墨之微小颗粒被析出。用宿墨在熟宣上作画,这种微小颗粒便随着水墨运动附着在宣纸上,形成妙趣横生的沙粒效果;在宿墨中加少量金粉或将金粉加入丙烯之中运用于画面上,又会得到别样的金色沙海景象。运笔的程式及破墨的方法不同,得到的沙海作品便千姿百态,各显春秋。
 
   太湖石系列作品的创作则要运用新墨。南岛先生发现,新墨中胶与墨结合良好,墨汁颗粒较少,泼墨写意容易形成流畅而古朴的线条。这种线条经过水破墨技法处理之后,生动而富于层次的太湖石造型便跃然纸上,比传统技法所写太湖石更为传神随意、更加深刻而富有内涵。其他系列作品在材料运用和笔墨关系处理上有别于沙海系列及太湖石系列,但基本的创作原则和笔墨技法是相通的。
 
 
《古香》系列1
 
 
 
《古香》系列2
 
 
《古香》系列3
 
   水是生命之源。南岛先生认为,在绘画中,水更是所有用笔用墨的灵魂。无水不能施墨,更无法彰显色彩的轻灵或凝重。墨分五彩,靠的也是水润化墨所得轻重干湿变化。从2010年开始,他以极大的精力探索水的温性与冷性、浊性与清性、静止性与活动性以及作为各种材料媒介的特殊性质,在实践中感悟冲水、辅水、点水等水法的妙用,研究如何把水和墨、色调动起来的路径,从而使画面呈现“干裂秋风”或“润含春雨”的富有生机与活力的景象,成为如兼五彩的水晕墨章。
 
 
 
 
道法自然,境生象外
 
   南岛新水墨写意画,用墨大胆,用水精妙,或挥或洒,或淡或浓,随其形状,鲜见笔痕。以这种画法创作的作品,水墨淋漓,自然天成,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山川崔巍,云水激荡,图出日月,染成风雨,给人以别样的艺术感受。
 
   这种画法具有独特的写意性和程序性,从构图、染色到细部收拾,都与传统国画大相径庭,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反其道而行之的艺术。传统国画主体由线条组成,通过勾皴点染,形成所表现对象的大致结构,然后辅之以泼墨、泼彩。南岛新水墨写意画,画面的主体由墨、彩自然流淌而成,细部以精笔勾皴点染,画龙点睛。这种异于传统的表现方法,并不是为反传统而反传统的技巧叛逆,而是世间万事万物在另一时空维度真实面貌的艺术再现,是用自然的方法表现自然物象的艺术。
 
 
《巴山蜀水》小品系列1
 
 
 
《巴山蜀水》小品系列2
 
 
 
《巴山蜀水》小品系列3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是诗仙李白与友人岑勋在嵩山另一好友元丹丘的颍阳山居所看到的黄河景象;“日照香炉生紫烟,遥望瀑布挂前川”,则是诗人在庐山香炉峰下看到的情景。前者站立在一个广阔的时空维度,后者则比前者的时空维度要小一些。同样道理,宇航员在宇宙空间看到的地球,是一个蓝白相间“大写意”的小小寰球,普通人站在地面上看到的只能是眼前的一片实景。“近水知鱼性,近山知鸟音。”身在山中,不仅能看到山之石、木、云、水,而且连鸟音都能听得真切。而站在山的远方,看到的便是山峦起伏,如烟如黛的朦朦胧胧。不同的时空维度所见,反映在绘画艺术上,有些如西方的超写实油画,有些便是中国画泼墨泼彩的一片“墨”或“色”。写实艺术正确反映了近距离、小时空的物象,泼墨、泼彩则正确反映了远距离和大时空的物象。换句话说,对于远距离、大时空而言,泼墨、泼彩或许才是准确的、真实的表达,其墨色中所蕴涵的节奏韵律与大千世界有着极为神似的同构美。
 
 
 
《净-界》系列1
 
 
《净-界》系列2
 
   纵观南岛先生的新水墨写意组画,江岸系列远山如黛,水天流云,“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使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蜀山墨韵系列墨流酣畅,谷幽情深,峰恋斜阳,寺积寒雨,让人每每观之,便产生远离俗世纷扰、归隐其间之想;金秋系列作品给人一种广漠无垠、沙海流金、苍苍茫茫、造化神奇之感,使人不知道应该惊叹画家的腕下功力、还是应该感谢大千世界的鬼斧神工。太湖石系列、蜀山有雪系列、梅兰竹菊系列、寒月系列、静.界系列等等,亦皆自然天成,富含禅机,似有神助,可圈可点。
 
 
 
 
《墨-沙》系列1
 
 
 
《墨-沙》系列2
 
 
 
《墨-沙》系列3
 
 
   画家在创作这些作品过程中,看似随意,实则有意;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看似抽象,实则具象。他总是站在大的时空维度上观察世界、表现物象,画面所呈现的图景更接近这一时空维度世界的真实。但描绘真实,仅仅是艺术家表现世间万物的一种必要手段,揭示事物的内涵和本质才是艺术家最终追求的目标。正如南岛先生所言:“中国文人的写意山水、花鸟,虽然是以大自然为创作源泉,但是,其创作目的早已超脱了对大自然的简单模仿,他们更看重的是笔墨的韵味和‘意’的表现。”
 
 
《寒月》系列1
 
 
 
《寒月》系列2
 
 
《寒月》系列3
 
 
   南岛先生新水墨写意画所追求的“意”到底是什么?画家自己作了回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从他的多样性创作中可以看到,他的作品看山似山不是山,看水似水非常水,墨色与云彩同舞,沙海与云海互动,江水如练,月光如洗,落霞孤鹜,秋水长天,更兼石载岁月,梅出新机,菊话秋阳,竹现风骨,哲思渺渺,禅意悠悠。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绘物象以神似,还水墨以自由,“道法自然”,境生象外。这大概不只是一个绘画技巧问题,她所蕴含的哲思禅理留给人们极为广阔的思考空间。
 
  (作者简介:南远景,字云卜,号哲之。陕西乾县人。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人,宁夏大学物理系毕业,原成都军区战旗报社社长兼总编,艺术评论家。陆军大校军衔、专业技术四级、高级编辑。著有《云卜论兵》《盛世箴言》《廉政三字经》《南远景中国画研究文集》等。)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