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26位当代艺术家潸然追忆吕胜中先生燃烧的一生

时间:2022年11月02日 作者:CAFA ART INFO 来源:中央美院艺讯网

 

 
“撕开凡俗的泥封,
 
我与我们相逢——
 
我们有金、木、水、火、土,
 
我们有色、受、想、识、行。
 
我们剪出生命的真我自在,
 
我们沟通灵魂的瞬间永恒。
 
去远了——
 
依然的姿态,
 
再见的形容。”
 
 
——吕胜中,《小红人的故事》(节选)
 
 

 
 
 
中国著名艺术家,中国实验艺术先行者与领军人物,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实验艺术学院首任院长吕胜中先生于2022年10月26日因病逝世,享年70岁。
 
在此,艺讯网诚邀吕胜中先生昔日的同事、好友与学生,希望借文字与充满情感的回忆,共同追思刚刚离开我们的吕胜中老师。
 
 
悼老吕

徐冰

——

2022年10月26日
 
 
 
老友胜中就这样走了,真希望这不是真的。自然的轮回就是这样,一个再有智慧的头脑,一个积累了这么多知识和经验的人,一个感受力极强、言谈话语透着诙谐的人,停止了呼吸,一切就都带走了,从此不会再增加任何内容。而有生长性的部分,要靠后人去慢慢体会他在世时做的事情的价值。
 
几天前从陈文骥、马晓光那得知,老吕哮喘病犯了,在ICU抢救。这以后每天的消息只能从他儿子吕小回处得知。他也见不到老爸,进去就与家人、友人再无法对话,每天用微信向大夫了解病情。22日说:“气管已经松弛了,肺阻力已降低,整体状况比之前好一些……”23日:“大夫感觉各项数值挺好,明后天准备撤ECMO了……”昨晚突然说:“老吕情况不太好,已经下病危通知书了……”什么!不是有好转吗!只能祈祷他好起来。整夜似睡非睡,早上得知他前一天下午四点半左右走了。不能相信啊!他一直是生龙活虎的呀!
 
这是真的,这个生动的人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不管是他谈见解、发脾气、善意待人、争强好胜还是怎样……。他真的走了还是很想他。
 
我和老吕是文革后央美较早一拨的硕士研究生。当时在同学中交流最多的有老吕和老尹(吉男),没日没夜地谈论些不着边的事。我们之间成了密度和浓度极高的,在思维与智商上相互倾泻的对话者,这种交流回想起来,真是一种享受。我说:“我插队时在山里刻写钢板,做油印刊物,我能把颜色套的准确无比”。他马上来一句:“我在部队放电影,放映前放自己做的幻灯片,我有办法让放光芒闪动起来。”
 
我说:“我开始做《天书》了。”他就说:“我每天去拍你刻字,你就成了我项目的演员。”我那时给一些朋友刻木章,他儿子吕晓辉那时才几岁,他要我为爱子刻一方。我把吕字上边的“口”折叠下来,正好就成了一个“回”字,从此晓辉就有了“小回”这个名字。他看我挺得意,就说“吕”是爱的意思你知道吗?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得意地说:“接吻!”……。后来就有了我们在中国美术馆同时举办的双个展。
 
我在美国时,看到一套很精美的大书《意匠文字》,我觉得这书真像老吕做的,结果就是。那时我在做作品《猴子捞月》,正需要这类书,我联系他说:“这书很棒,就是太大了,我在路上跑来跑去真不方便用。”他说:“小开本马上出来了,我给你两套,一套在北京,一套放纽约。”
 
后来他忙他的创作和实验艺术学院,我忙我的创作和在央美馆为老先生和学生办展,交流没以前多了。一次我去他实验艺术的办公室,我震惊了;有床、有书架、有各种民间收藏的摆件,看起来就是他住的地方啊。其实,他就是太拼了。
 
老吕住进ICU后,我们的问候,他其实并没有收到。现在人走了,大家对他的悼念他能“收到”吗?我总觉得,他与别人有些不同,他像是在灵异空间中自由行走之人,也许真能在那个世界感受到大家对他的喜爱。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