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她被老外评为中国最狠的女舞者,10年来用身体做尽出格事

时间:2020年12月22日 作者: 来源:一条


我们在地图上画了一条要走的线,涵盖了上海繁华的街道、贫民区、游客区、地标性建筑,再到一些你无法界定的区域,总共走了19个小时,中途停过两次,吃东西上厕所。

 


我觉得这个城市或者说现实社会处处充满了冷暴力。在这个城市里,绝大多数人每天都是疲于奔命的,哭丧着脸坐着地铁、骑着自行车,或是开着车也好,赶到一个地方。有时候你很憋屈,有时候你工作不是特别顺利,但是你知道你得还房贷,你得养家,你得面对很多现实的问题。于是你又哭丧着脸,深夜回到家。


我就想做一件事情,能够在他们上班或者是回家的路上,给他们一点美好,就想到了彩虹。

 


在照片里,一开始你关注的可能是我,慢慢地“我”已经不重要了,你看到的是上海,你看到是这个城市的繁华、贫穷、繁忙和孤独。


行走中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遇到一位老阿姨突然冲过来,找我买衣服,她看我也不说话就只顾着走,还说“小姑娘跟你说话呢,衣服多少钱呀?”还有一个拍风景照的“老法师”,他就一直跟着我,也不打扰我,在后面跟着拍我和子涵挺久,然后他过来悄悄地跟我说,“我知道你在做一件不一样的事情,我不打扰你了。”他就离开了。

 


我是一名舞者,我经常会想,为什么简单的行走不能成为舞蹈呢?一定要在成像灯下面、在观众面前开始跳舞才叫跳舞吗?在做《彩虹》的时候,那一刻我是简单地两条腿交换往前进,对于我来说它就是舞蹈。

舞蹈是你内心行动起来的那个冲动,是与身体相关的一种倾诉,是带来希望的一件美好的事。

 


2012年,我和子涵在马路上铺了100件白色T恤,任由过往的车辆对它们进行碾压。
这件作品叫《碾压》,这么做是因为我受到刺激了。2011年底有一个社会新闻:一个叫小悦悦的两岁的小女孩,被一辆车碾压,当司机发现自己压到了人之后,他竟然倒回来,将她反复碾压致死。
我很震惊,那一刻人是什么?
我从很多角度去想这件事,想象司机他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时,也许家中有一位七老八十的老妈妈,瘫痪在床;也许他有一大家子人靠他一人在城市打拼;他如果面对一个残障的小悦悦,那是终身的负担。可是做出这样的行为,他是人吗?人是什么,生存是什么?到底这件事情怎么会发生?我很难去想象。
同时那时候有另一则新闻,一位村长多次上诉无门后被一辆方土车压死了。当公路碾压新闻成为常态后,对我冲击特别大,人的生命就像一根稻草一样。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