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她被老外评为中国最狠的女舞者,10年来用身体做尽出格事

时间:2020年12月22日 作者: 来源:一条


小珂一家


其实我的名字叫李珂,“珂”的含义是美丽的石头。
我的家乡在昆明,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我姥爷是将军,爸爸是军官,妈妈是军医。到我这一代才卸下军装。父母的严格教育,塑造我跟我姐姐很小就有了清晰的独立意识。
每天早上六点半,大院的广播吹响起床号,一天的生活都在广播的引导下开始与结束。

 


我跟随着广播音乐,拿着我妈的丝巾就开始跳起了舞。1983年我第一次登台表演舞蹈,那时我四岁。那是在部队里的剧场表演,为了庆祝国庆。我的老师为我选了一首歌《大海啊故乡》,我穿着红色肚兜,头上扎着长长的假辫子。

 


六岁起,我开始正式学起了舞蹈,我喜欢舞蹈,但是我不喜欢被老师那样教地舞蹈。舞台上所有人一个步伐,一点错误都不能犯,在中国民族舞中,富有情感的面部表情是很重要的元素,保持微笑,始终抱有希望,幸福地看向远方......我感觉我已经是一个傀儡了,我都没有投入,观众怎么会投入呢?
中国的舞蹈教育是靠一把尺子决定的。北京舞蹈学院不收我,因为我腿短头大。
一个老师把我提溜出来说:“她各方面表现力都特别好,但是北京舞蹈学院不会录取她,因为她的腿只比上身长了7公分,要长13公分。”

 


大学时期的小珂(最右)
 

但是我成绩好,不需要通过舞蹈上大学。我是当年云南省文科第29名,考进了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那时候我对新闻专业充满了向往,有一种英雄主义情怀,就觉得你能够把这个世界的真相,用你的相机、你的笔,给它写出来。
但到了新的集体后,发现周围人都比你优秀,有一种失落感。我开始寻找一种自己有但别人没有的价值——我又钻研起了舞蹈。
四年大学的生活,我只干了一件事:跳舞。那时候只要跳舞就很开心,终于没有人要求我去跳舞了,我只为自己跳舞,我会选择一些新的音乐,尝试一些新的跳法。一个人,不再保持微笑,不再用那些我熟悉的动作,只是跳舞。
于是我开始自己研究现代舞,成立了小珂舞蹈工作室。
通过新闻专业的学习和在电视台的实习,我反而失去了成为一名新闻记者的兴趣。毕业之后,我进了一家外企,作为一名市场部员工,专门负责某女性卫生巾用品。令人满意的收入让我很开心,因为它可以支撑我的舞蹈工作室继续下去。
上班的三年里,工作日,我是高级白领,一到周末,我就只有舞蹈。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也接受不了打卡制度。24岁时,没犹豫多久,我就辞职了。
之后我需要钱的时候跳舞,需要艺术的时候也跳舞。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