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率先吹响85美术新潮号角的人

时间:2013年01月11日 作者: 来源:艺术国际


森达达《死亡的太阳(一车块状蜂窝煤灰)》局部(1983)


  一九八三年五月二十日,“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四十一周年——全国美术工作者会议暨美术成就展”在南京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约六百多位代表,其中80%为中老年人,只有一位代表当时年龄尚不足二十岁;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就是这位年龄最小者,将是次会议主题精神彻底颠覆,制造了轰动一时的“5·20(政治)事件”;这人就是森达达。
  事因起自是次在江苏美术馆的美术成就展由被选上的各位代表自主送上一至两件作品参展;由于主题已定,加之特定的时代背景,送展作品大部份为歌功颂德的革命题材作品;如丁战代表送展的作品是一位女战士爬到电杆上手持电话机在暴风雨中接通电话线脸上露出幸福笑容的国画;也有一小部份的送展作品为风景山水画及反映当时改革开放之初的社会生活的;如程大利送展作品是名叫“赶集”的农民赶驴车的国画。用今天的眼光看,全场皆为小行画。但有一件作品是具“现代主义”表征的,就是森达达送展的《死亡的太阳(一车块状蜂窝煤灰)》的现成品作品;这件作品当时不被任何人接受,5月20日上午展览开幕不久即被当垃圾清理掉。为表抗议在下午的政协大礼堂召开的代表大会上,森达达抓住机会登台即兴发表了《艺术不是政治的传声筒》的演讲,称“延安文艺座谈会”早已过时,不仅斥责那些仍坚持革命方针的老人党们为花岗岩脑袋,同时也宣告了在青年人中的非理性自我表达的声势浩大的“现代主义”思潮已经崛起。这无疑是给会议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森达达说:“在我的发言没结束就有人为表抗议而退场,如丁战等。在会议没结束就有人到会场将我的老师杨炳昌带走。”散会后森达达在大礼堂外的院里走来走去,等着杨炳昌的到来,这时见周明亮急匆匆跑来说:“公安抓人来了,老杨在那里给你顶着呢,你还不赶快逃?”为避风头,晚上的代表们的集体餐会森达达没有参加,而是独自在外面吃的饭,据说餐会上大家都在议论下午会议上的发言事件;这给代表L市来的四人代表团团长王宏喜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王、杨、周、森四人团,王是该市美协主席,杨是副主席兼秘书长)。傍晚森达达去江苏饭店的住处想拿点东西出来,推开房间门见王宏喜正大骂杨炳昌:“你当时就坐他身边,他登台发言你怎么不阻止他?”杨炳昌垂头丧气说:“已经来不及了。”王宏喜又怒吼说:“人是你推荐来的,你却不看管好,现在闯祸了,不仅你我受牵连,还会连累到上级的好多人呢!”森达达没有在屋里多呆,取了点东西就出来了。在饭店走廊里,碰见了江苏美术出版社的程大利,他给森达达的信息使其感到放松,程大利说:“你跑哪了?〈美术〉杂志的何溶正在到处找你呢,他对你的讲话很感兴趣,想找你谈谈,要点你的资料。”但那时森达达只想赶快离开。
  森达达的《死亡的太阳(一车块状蜂窝煤灰)》的现成品作品完成于1983年,比杜尚的《泉》小便池作品(1917)迟66年,比黄永砯的著名的《‘中国绘画史’和‘西方现代艺术简史’在洗衣机洗两分钟》(1987)的作品要早四年。
  由于中国的“85美术新潮”的史料主要是由栗宪庭、高名潞收集整理的,但南京“5·20(政治)事件”发生时这俩人均不在场。虽然1987年“云台山聚会”时森达达告诉栗宪庭说他的《死亡的太阳(一车块状蜂窝煤灰)》的现成品作品参展时多次被拒的事,栗宪庭回应说:“你的这件作品创意到是很好的”;森达达只是口头提及,并未将“5·20事件”相关文字图片资料提交给栗宪庭,多年来也从未提及过该事件。为了尊重历史,也为了研究中国新文化运动史时多一份史料,我们特发此文,供大家参考。

责任编辑:阿特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