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艺术圈怪事:以艺术之名创新

时间:2013年01月14日 作者: 来源:爱丽收藏


蔡国庆炸西湖现场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同一个词可以有着不同的解释,人们常常习惯于一语双关地表达比较隐晦的意思,所以汉语是世界上最难懂难学的语言。就艺术这个词而言,在我国古代单纯地是指六艺以及术数方技等各种技能,而今随着中西方交流的加深,人们开始接受了西方艺术理念的冲击,各种艺术扑面而来,多如蝗灾。
  面对着各种创新的艺术名词,我们古代的六艺显得单薄了许多。摄像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书画艺术、管理艺术、电影艺术、相声艺术、歌唱艺术、乞讨艺术……等等不胜枚举,只要是个名词,加个艺术的后缀,都可以归类到艺术行列。这不得不赞叹一下人类的想象力了!艺术的海洋啊!无数文艺青年似乎找到了归属,窥见了艺术的全貌,拜服在西方艺术的脚下,匍匐着,以求等到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有的人等不及了,毕竟人出名不怕早,所以以艺术之名的“创新”开始出现,他们呐喊着,我创新了!
  可是,创新真是艺术的一切么?我们所求的创新不是哪个人的主观定义,更不是谁的一时心血来潮和为了突破自我,问题是我们要从哪些方面创新­具备了什么条件,我们才可以创新。若此,如果让艺术家来具体作答到子、丑、寅、卯的话,最终的结局是多作语塞、支支吾吾状。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下面的事例,来找到艺术的底线。
  旅美华人画家蔡国强火药丹青写生另类《西湖》,这一新闻甫一出现,在互联网上就带来了巨大的搜索量,看来人们相当关注这个事情。从清晨7点到下午3点半,蔡国强带着团队及50位志愿者,登上西湖湖心平台,用8个半小时,完成了《西湖》写生火药丝绸画创作的首炸。在接下来的3天里,他还将继续完成这件巨制。”数十位志愿者帮着绘图,在完成绘图工作后,随后人们再完成包括撒火药的其他工作——我承认蔡国强可能参与了构思,可能发出了点燃的号令。最后形成的所谓《西湖》的作者只有一个人了!蔡国强真的应该感谢工业文明中的合作生产!
  蔡国强在杭州西湖边举行的“蔡国强个展”新闻发布会上透露,选择火药是为了突破性格。“我是个小心翼翼的人,但是艺术家不能如此,所以我要用火药来突破。我对杭州有特别的感情,所以我选择了钱塘江和西湖,作为我的素材!”蔡国强谈及18日用丝绸创作的灵感,连称此举很“性感”。丝绸的柔软,是其他材料所不能替代的。
  不知何时,在中国文化界、艺术界也兴起了“大”的潮流。规模大、动静大……总之,表面工作要足够大。否则,不足以证明此人的学问大、艺术成就大。如果炸西湖成了艺术,那么恐怖组织的艺术家们,该不满意了。
  年轻艺术家想象力丰富,大胆敢为,“创新”出来的都是前人没有的大题材。而我们的老龄艺术家也不甘示弱,浸淫艺术界多年,掌握了一定的社会资源。谭平将这些资源运用得淋漓尽致、挥洒自如,在粉饰艺术的工作上,已臻化境,堪为一门艺术。
  我们从新闻报道中得知:“1划”艺术展由大众汽车公司资助举办。从展览规模、宣传声势、嘉宾阵容来看,这场毫无新意的展览能够获得如此高规格的礼遇,正是对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事实证明,中国的学者教授和艺术家们,他们如同官老爷一般好大喜功,甚至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劳民伤财。像《+40m》这类老生常谈的“玄之又玄”美术作品,进入中国国家美术馆做展览,还请来众多文化名流和洋人学者进行学术坐台,不愧为中国当代版的“皇帝的新装”。
  那些“玄之又玄”的道场艺术在中国的盛行,好像顽病痼疾一般时刻影响着坚守着国内的艺术家们,实则,这也是一种“创新”,是穿上了东方文化外衣的拿来主义。
  近日,在广州美术学院举办了漆山文献展。“漆山”最初缘于艺术家朱青生将桂林一座山漆成红色的想法,朱青生并不是要把草木丛生的山漆红,他要漆的是已被化工厂污染而寸草不生的秃山,而漆山的目的是要警示世人关注环境保护。
  但计划一经公布,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认为这是污染环境。他们认为在自然界动用人造的油漆,就是对环境的污染。朱青生让质疑“漆山”行为是污染环境的观众回想自己生存的状态,居所、柜橱无不被漆,可见油漆虽然有一定的污染,但适当的使用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太大的影响。朱青生曾经在“朱地” (怀柔交界河村朱青生创作基地)的巨石上做过“漆山”实验。巨石被漆红后,经过长期观察,发现此块红石上聚集了比周围石块上更密集的小虫子。由此可见,油漆一座小山会给周围的环境带来值得实验和探索的契机。怀柔朱地这次“漆山”实验10年之后,巨石上的红色已经完全褪色,石头逐步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自然消除了人为的痕迹。
  漆山”计划的提出,引起了大家对污染环境的极度敏感和高度重视。因此,至今未能漆成一座山。如果真的漆成了一座山,那么今年最佳“创新”艺术一定是朱青山了。想来是朱先生高瞻远睹,为了提高人们保护环境的意识,而提出了这么一个看似荒诞的概念,以此警醒世人,并非真的要漆山。
  20世纪曾经“诞生”了一件美其名曰的艺术品——杜尚的小便池。它为什么被归入了艺术品的范畴­杜尚为什么被认作杰出的艺术家­有不少“不明事理”的明白人觉的理所当然,殊不知离开了特定的“环境”小便池将永远与艺术无缘,小便池使杜尚享有大名是上帝与我们人类这种极度主观的高级动物的嘲讽与戏弄。你我多看到了事物的表面,其本质在于——就现存资料来看,小便池只不过是他一生中的众多棋子而已。
  作为出色的棋手,他曾下过无数的人生、艺术好棋。比如,他的油画、素描、雕塑、文学、设计……当年的小便池只不过是杜尚在特定年代表达自己特定想法的载体而已,寄托了自己对社会的嘲弄与自己对自由的追求。艺术性在哪里­艺术家杜尚心里明白。他曾经说过,“我的作品不应该拿来投机。”然而自相矛盾、自以为是的人们却好奇、滑稽地把小便池拿来投机。”仅靠小便池完全不足以使得杜尚成为大艺术家,在杜尚的成名背后有着强大的系列支撑:良好的家庭背景,足够的艺术天分、友人普吕东、施瓦茨等人在学术、商业上的推波助澜,自己包括思想在内的综合内能……
  小便池的成名则与那个特定的时代状况、特定的“内心追求”、事物的偶然性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人类有太多的可悲与滑稽:本来棋手杜尚应为主角,我们却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棋子小便池上。

责任编辑:阿特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