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77岁当代隐士梁绍基:生命的富足来自于独处

时间:2022年02月08日 作者: 来源:一条艺术

 
 
展览的最后,六面体上的18个显示屏播放着许多有关蚕生命轮回的过程视频,视频播放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成为一道飞掠的白光。让人联想到蚕来世上一遭,留下的唯一痕迹便是一道蚕丝,而蚕丝能保存千年。



 
梁绍基还营造了“听蚕”的房间,上千只蚕在蚕房里吃桑叶、吐丝,观众在蚕房外戴着耳机听它们的声音。“声音如春雨潺潺,秋雨啾啾。”这是无数个安静深夜,梁绍基在天台山工作室,非常熟悉的音律。
 
一名看展观众在网上留下观感,“没想到是蚕吐丝慢慢织成的作品,最重要的不是某一个结果,而是它的过程,过程有无限变化的可能。几十年耐住多少寂寞,让蚕自己编织作品,最终蚕我不分”。

 
 
 
梁绍基早年壁挂作品《云》
 
 
找到“蚕”作为自己的艺术语言,梁绍基觉得是母校和导师万曼给自己铺的一条路。
 
梁绍基母校,是林风眠先生缔造的浙江美术学院附中,以风气开放著称,倡导中西结合。他上学那时,王流秋、张怀江等都在附中执教,又接触潘天寿的中国画,黄宾虹的山水,舒传熹从德国回来传授结构素描……经历了一个学术氛围火热的年代。他在学习传统文化的同时,也领略了现代主义的价值取向。
 
1966年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浙江台州一个纺织厂里做设计,接触麻编织工艺,被天然材料和民间工艺的“原始气息”打动。之后,他遇到了自己最重要的老师——万曼。


梁绍基早年壁挂作品《孙子兵法》


 
1987年参加瑞士洛桑国际壁挂双年展(左二)梁绍基 (左三)万曼
 
 
 
万曼,保加利亚著名的壁挂艺术家,80年代到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担任客座教授。1986年,梁绍基进入万曼的壁挂研究所学习。

策展人侯瀚如回忆,万曼初见梁绍基,就跟他说起这个年轻人,“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他穿的很土,说话战战兢兢的,但是跟我讲了一天他的工作,这个人太有意思。”
 
多年后,侯瀚如才理解万曼为什么那么喜欢梁绍基,“这是万曼做为艺术家,对于另外一个艺术家真正的感受,真正的爱”。
 
万曼学过苏州的缂丝,爱喝绍兴的黄酒,尤其在创作上强调实验性——这极大激励了梁绍基创作的热忱。

1987年,梁绍基壁挂作品《孙子兵法》入选第13届瑞士洛桑国际壁挂双年展。1989年在(前)苏联里加的第三届国际纤维艺术研讨会上获创作的第一名。

他在1988年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人们就说,“别的工艺美术大师都去建研究所、办公司,都挣大钱了!你不用过期作废。”这些路子他都没选,也没去北京成为一个技术干部,“回来浙江,才真正按我的心愿做艺术家”。



 
作品《易——魔方》,1988~1989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