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王灬 :中草药绘画的精神性与疗愈
时间:2022.11.28 来源:阿特网

 

 
自由的身心会让灵性更加丰满,诚实的活着才能创造出完美的图腾。
——王灬 
 
这是我的生命价值观,亦是“灬的精神形状”。
 
 
2020年2月初我在宣纸上用艾灸进行疗愈当下疫情对身体和精神的创伤,利用炙烤法(烟迹)对当下新冠病毒的抗争与精神创伤的时间疗养,以求控制和优化人类免疫自我灭杀新冠病毒,在火与艾草的行动中一切的物质都在发生变化,那是一种疗疫行动与精神疗养的画面与图像。在疫情时代里的创作思考和新媒介的运用经验,2003年的非典那年我从武当山来北京支援,我在北京丰台区十里河吕营家园呆了6个月,不同的时间同样的经历着病毒对人类的伤害。2004年我开始思考水墨之源的原始动机是什么,我想除了记录生活事件还会有其它的用途,比如医药医疗、精神治疗、文明发展等。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武当山接纳过无数人的精神疗愈,在这样宏大的道教气场中我尝试用武当山的道香、艾香和松香的烟和灰在各种媒介上实践,那段时间在宣纸上的尝试却唤醒了我意识里另一层的思考,以一种信仰之“火”来燃烧一段道法自然的生命历程以其孵化新的可能。
 
 
自有了火种,生活便有了意义,人类文明开始繁荣昌盛,精神问题与哲思开始了新起点。
——王灬 
 
 
2001-2022年期间我尝试多媒介研究从油画到传统坦培拉、综合材料绘画、漆画、水墨、雕塑、版画、壁画、装置、服装设计、生活美学等多领域的共性及其属性所营造出独有的材料美学现象和个人精神体现。
 
 
2007年《灰山系列》以传统坦培拉绘画技法描写武当七十二峰的状丽与道法自然的人文处境。
 
 
 
2010年《蜕系列》以综合材料做为绘画媒介,取湖北郧县青龙山(恐龙地质博物馆)龙蛋共生地的化石积岩粉末和大漆做为创作材料,意为唤醒龙的精神意识和基因的传承。
 
 
 
2012年《观系列》以坦培拉绘画和水墨结合的创作形式,意图用东西方传统绘画媒介对自然与人类的生态关系兑换的思考,在同时空下的彼此需要时交换后的伤害与后果因素。
 
 
 
2015年《谜符系列》以坦培拉、漆画、水墨、雕塑、版画、壁画、装置多领域绘画材料及创作思想的融合,从平面到画面的厚砌肌理的行动与呐喊式的喧泄,这一系列的行为指向是在寻找人生中的一个完美而又充满大爱的心灵安放乐园。
 
 
 
2017年《草界系列》是在日本伊豆写生北太平洋海岸时,因火山爆发后存留在礁石上那活生生的草花痕迹,这种无声的生命在当时所受的毁灭如今依然在我们的脚下春来冬去的生长着我以坦培拉的综合技法在不同的载体上描出它们的成长态度与不屈的精神。
 
 
 
2019年《心象燎原系列》作品是在坦培拉绘画中找到了一种更好的体现材料美学表达方法。此系列是以意识形态为创作动机,如幻想、梦境、意念、实景为引,作品景象以虚实相拥来描绘内心渴望的世外桃园。
 
 

 
 
2020年《寄灬飞墨系列》突来的新冠疫情让人类束手无策,只能依赖自身免疫来抵疫病毒。在这种无奈的疫情煎熬下,我自身也出现过一些问题。“自闭之罩方得免疫”是一个内外双修的行为,又像新冠是检测人类免疫进化的仪器。这也是人类史上一个劫难,在劫难中我们身心得到了极为不堪的煎熬。这种病毒给生命带来的是一种快餐式的死亡,对抵御这种极速的事件发生,首要的做法是隔离,以密封空间和个体口罩来控制传播后再寻找有效的解除办法。这个系列的创作作品我试图用中草药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以艾灸炙烤宣纸,力求自身与精神上的双重抵疫,在生命的修行中,得到心灵疗伤、精神治愈的功效。不同时期的创作作品在个体经历感受所接受或对抗某种外力时生成的一段意识形态,同时精神形状的符文也会随之即现。
 
每一个精神形态在不同时空下的相对条件的作用下决定了唯一的心灵感知的形状。行为一旦成了两个极端的独立意识形态后,它们会不断变异、抽离、以融化滋生出新的可能。
——王灬 
 
 
 
在2020年疫情里,病毒的侵袭让我与家人都经历了极度的恐慌。当时(2020年初)我在北京工作室,孩子与父母在老家(湖北洪湖市)疫情快速漫延到了洪湖,封城与隔离的第二日父亲高烧(40度)不退,被相关部门确诊为疑似新冠病毒送往指定医院隔离并加强自身免疫力的治疗(输液),随后两个孩子(一个5岁,-个11岁)也出现了发烧的情况被隔离在指定地点。初期疫情的死亡率很高,我在北京无法乘坐交通回去照顾他们,这种内心与空间禁锢的煎熬使人神经麻木,精神恍惚,思维混乱,那种无助,无能,无为的等待时间。一切需安静地期待着自我对抗灭杀病毒的免疫力提升,让人欣慰的是两个孩子在隔离3天后无症状就派送回家隔离了。父亲经历2个月的单独隔离,最终一切顺利!确诊不是新冠病毒携带者。事件的引发及经历,虽然不是亲历,但是也如同那般的心历。祝愿疫期过去的永安,现在的平安,未来的即安!
 
我选择艾炙做为绘画媒介,它不是偶然,那是我小时候肚子疼妈妈用艾叶薰肚脐便了解艾草的基本功效。2020年疫情无法控制时,感到生命与病毒对抗的无助感,我在自闭的空间内点燃数只艾香以驱散和灭杀病毒。这漫长而无奈的疫情让我无法正常工作,精神上经历一段创伤后有了新的思考。开始将艾香的功效转移到画面,以求用这种治疗的功效描绘个人精神的图腾去治愈在疫情间那些受伤的心灵。
 
画面中所用绷带、口罩的形态是以拉扯、挤压、绕圈圈的一种自我身体与精神上的治疗行动,通过艾灸的行径通道来打通意识疗养的障碍,驱散和灭杀当下浸蚀生命的疫毒。水墨材料及工具已无法让我更好的诠释时下生命之态度。我只渴望用一段真实的生命历程来孵化新的可能。
 
 
 
启是黑暗的黎明,当昼来临便步入了夜,生命从不断重复昼夜中觉视、内省,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也在路上,这便是光明的种子。
——王灬 
 
 
2021年至今因疫情给人类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打击。疫情当下让我认识到生命的渺小与病毒的无奈,通过个体免疫力的加强来抵抗病毒。首先是用口罩来隔离病毒及传播做为最有效的治疗,这样的抗疫新冠制做口罩的沙网成为我的创作材料之一。寄灬飞墨的创作实践已有2年,引发此创作形式和动机的事件是与新冠病毒入侵人类,使生命受到严重的创伤。这种时代事件艺术表达具有试验性和探索性。我在疫发时对新冠病毒的抵抗与灭杀是从两方面去思考,一是重视自身免疫力的提高和科学防护,二是找到有效的灭杀新冠病毒的方法与充足的材料。于是,在疫情侵犯人类的生命和影响生活时的一系列的联动关系,这些关系首先应从囗罩免疫到个人机体免疫的传播来抵疫和灭杀新冠。我在疫情期间不断在不同的载体上实践灭杀与生命自身的免疫,通过无数次的转换实践,火作用媒介剂用于对中草药的燃烧原料做为引子的创作主重材料,放弃所有的绘画材料以求全新的媒介。从两个方面去剖析新绘画的原由,一是疫情下的生命在煎熬中的精神层面的问题,二是生命个体在中草药的作用下的免疫问题。由此,在绘画表达形式和方法上有了一个全新的开启,启用新的绘画材料及形式表达,所呈现的艺术语境也是不同的精神导向,这种形式的传达正应对当下的人类处境。我以为“火”是希望亦是生命,在人类文明发展中是必不缺失的。“寄灬飞墨”这种绘画形式,它不同于水墨,但是一种新生的表现和转换,其为墨之根本(墨即为黑,自古黑是从草木烟中提取,传统的墨是以松香其烟造墨。)
 
 
 
清代戴延年说:“推陈出新,饶有别致”,英国ArthurC.Clarke也说过“为了定义可能的极限,唯一的方法是越过它。”
 
 
我知道有种东西在占有我生命的时间,不知道它是什么,也不知道在哪里隐埋。
面对疫情的变异,我试图清除一种态度,当一切行动开始便发现这种态度是为行动服务的。
我尝试用意念“空无”、“寂灭”对它化解,它依然在我们身边。
我尝试用五行火“焚迹”、水“淹没”、土“盾形”、金“铸裹”、木“隔离”相克,变异的病毒毫无褪袪。
一切依旧如影相随日出日落。
我也知道,在未来的时间里你我共生,彼此再不会有伤害。
稻盛和夫说“人生中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都是由我们自己的心灵吸引过来、塑造出来的。正因如此,面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抱什么想法、以怎样的心态去对待,人生将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
 
 
生命是一种自我的没白,是自身处世所沾染的洉,需要在人类免疫进化不同阶段的合适时间才会除去。
——王灬 
 
 
中草药的使命是调理、康养、治疗、延寿,道医以此为生命炼制对症的各类丹药。
在宣纸上艾灸疗愈当下疫情对身体和精神的创伤已达3年,利用炙烤法(烟迹),创造全新的画面与图像。用黄连、白芪、雄黄汁、藏红花、葛根粉与绿松石粉等中草药,希望能找到灭杀新冠变异的克星与疗奍身心之画。
各类中草药的功效在《本草纲目》内都有很好的注解,我不一一在这里用药性药理来对症拿药了(各类中草药性药理见《本草纲目》、《皇帝内经》等)。
 
 
中草药应用到绘画中是我在疫情期间开始萌生的。为何放弃了东西方现有的绘画创作材料而选择中草药做为绘画媒介呢!那是我在此疫情中身体和精神上总是出现一种免疫当下疫情的思虑,收集中药以其药性药理对人体免疫提高和抑制新冠病毒的可能性药物,这种动力是积极的、紧密的与当下疫情联系在一起的渴望力所能及的付出些什么,每个生命的救赎都离不开药物与精神导师。于是,我开始用道医医法自我身体的疗养(我父亲是研究易经的他是一名道医热爱者),身体用艾炙和配挂中药香包这两种疗法唤起了我选择中草药作为绘画材料的开始。2020年2月对中草药绘画材料应用的实践开始研究。首先,是用艾炙和茶叶以水浸泡取其鲜液水或粉末状调和或燃烧使其叶取烟法。其次,根据药性药理对症拿药,根据季节鲜切中草药以汁液渲染或煎煮取汁液浸泡或燃烧或粉末状调和。最后,科学确保药性的持久性和有效性,通过中草药的防潮防腐处理。以求中草药绘画保存百年不变色质(植物染色已验证可以)。在不同载体上经过很多次的实践运用,初步建立了一套中草药绘画的形式方法。同时,以艾炙的中医中药理疗的行为的实践绘画梳理出了一套相对完善的技法。
 
 
 
 
灬的精神形态是从生活本质到哲学思想的一段顺应自然的人生价值观和生命时长运动的迹象效应反射出的觉知和化形。
——王灬 
 
 
经过这几年的中草药绘画实践,草药在绘画媒介中不单单是一种材料的存在,它的基本功效仍然对人体有着显著的着用。实践证明如下:我绘制了8幅以安神促眠的中草药绘画作品,通过配挂在不同程度失眠的人的卧室中,3天有很好的理疗难以入睡的效果,7天缓解睡眠不好症状,15天能调理好常态化入眠(根据个人原因而论),继续时间有不同程度的变化。总结,以这种对身体的疗养形式是可行的,但仍然需要努力前行。
 
我以为中药画是一个漫长而又非常有意义的创作之路,它是赋予生命能量的基石,是延年的守护使者,是精神障碍的导师,是生命重生的良药。
 
生命、艺术、疗养,我认为这样才是一种更好的生命生长的艺术康养和精神疗愈。中药绘画是一个与生命息息相关的艺术疗养,对人的基础理疗从解除睡眠问题开始,从而在生理上得到自身免疫的自我修正。
 
 
人生是一个认知的旅途,多角度创造自己和完善生活的缺失,才会懂得生命旅程的意义和无疑的人生。
——王灬 
 
 
 

王 灬(Wang Huo)
笔名:亽亼仒(JiJiBing)
生于中国湖北武当山;
国家一级美术师;
混沌美术馆艺术总监;
加拿大皇家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国际中国美术家协会亚洲分会常务理事;
香港职工教育职业培训协会艺术总监;
居住北京和武当山;
2008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材料表现专业毕业;
2017年北京师范大学美学博士毕业;
研究炁象艺术,从水墨精神到坦培拉综合绘画,其绘画从飞墨书写中探索出在形而之上的一种炁象。实践大漆融合中草药做为绘画媒介的可行性探究与中药绘画的价值观使其物化为材料美学现象与人文美学精神的多元聚合的生命疗愈。(5岁开始随父学习水墨画,解析传统与注重写心,吸收黄宾虹、张大千前辈的绘画技法与创作心境,不断拓展思维创造,寻找书法与绘画的同源之根。深受书法家张旭与怀素草书的启示,继承而上的融合了书法与篆刻在绘画的线形延展,使炁象艺术在实践中有了新的可能。)
编辑:杨晓艳
上一页1下一页
 
我要说两句 >>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
相关新闻
· 马轲:如何在绘画的时空中,游与变 ?· 夏鹏程作品赏析
· “有关·无关—李向磊绘画作品展”研讨会之四· 生命的守护——观赵丽先艺术所思
· 张振江的艺术世界:数与器· 前宾:在创作过程中赋予每个色块新的生命!
· 卢云绘画的生命哲学向度:生生之意 天地之心· 真实与戏仿——关于李由的艺术
· 安晓彤:“我”是自“我”的镜子· 王五龙的作品赏析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毕加索鉴定权之争:我们只...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 草间弥生(Yayoi K...



视频专区 >>
· 六岛艺术中心的世界上最神...
· “融合中的趣味”当代艺术...
· 对画说:刘力国解读作品
· 从柏林“前行”——中国艺...
· “自然·至道”——杨志凌个展
· 杜建奇画展视频
· 《上山》孟新宇的视频
· 威尼斯双年展采访视频2
· 用艺术的方式表达人生:刘伟
· 现实主义羊肠小道——不如跳舞
艺术专题 >>
· 这些年那些破不了的苏富比...
· 马云和曾梵志《桃花源》拍...
· 北京艺术品春季拍卖乍暖还寒
· 北京夏季珠宝展现场拍卖会
· 今年艺术品春拍收槌 低潮...
· 艾未未作品“十二生肖”拍...
·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作者...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合作媒体 >>  
· 缪斯艺术
· 艺术数据网
· 新浪文化
· 东方美术网
· 库艺术
· 世界艺术
· 搜狐文化
· 中国宋庄网
· 大稿国际艺术区
· 国际在线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客服电话 010-52336201   邮箱 art@ccartd.com   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28号
Copyright 2008-2017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