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阿特新闻
蔡国强:黄浦江畔 繁花又开
时间:2021.07.14

 

 
7月6日 浦东美术馆二楼  蔡国强在“远行与归来”大展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
 
上  海
 
·
 
“上海是我这艘小船离开家乡的第一个港口,七十年代起我在家乡就用上海美术用品厂的颜料和画布。1978年首次离开家乡是乘着煤车来上海看‘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展览,这也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外国人的原作,才知道莫奈、毕沙罗等艺术家,原来每个人都是很不一样的,你没必要画的很像。”
 
穿着白色衬衫的蔡国强笑眯眯地说。
 
这天,他的“蔡国强:远行与归来”大展巡至浦东美术馆,站在刚开馆的美术馆二楼,蔡国强的开心肉眼可见。
 
 
 
 
80年代初他就来到上海戏剧学院学习舞台设计,为自己的当代艺术成长打下了坚实基础,上海求新求变的精神也让他在上海时代就悄悄实验火药,寻找艺术新媒介:“上海对年轻的我而言就是西方文化的真实存在,外滩、梧桐树、教堂等都是我这次展出作品的部分主角。”他提醒到,四楼还有一个和他相关的展览“媒材的远行”:“这个是洛杉矶盖蒂文物保护研究院策划的展中展,他们用科学来研究我使用的材料和方法等技术,很不一样,也很有意思。我经常说,艺术可以乱搞,但其实并没有瞎搞,有很多研究武器,很值得去看。”
 
 
 
 
 
 展厅现场(四楼)
 
 
17世纪德国哲学家、数学家莱布尼茨曾在《单子论》中提出:我们的世界是众多可能的世界之中最好的一个。这正如科幻的存在不止是为了驰骋想象力。在蔡国强多彩的艺术世界里,想象力构造出一个超远的领域,反过来对现实社会形成一种批判的张力。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期待创造不同的小世界,无论它们是否最终是否实现,都依旧锲而不舍地以各种形式努力实现它。
 
 
 
 
 
蔡国强媒体导览现场 (点此进入导览直播现场)
 
 
从他的不同聚焦点可以感受到时代可能性幻想的乐趣和价值。故“虽然有些时候,我的构想并不能完全实现,但更多我都得到了大家的尊敬。某种程度而言,或许就是因为我在面对这些文明时,把全人类的文化遗产作为自己的文化遗产,不同文化的先辈都作为自己的先辈去尊重。”
 
尊重是相互的。蔡国强的艺术之路,更是始终不忘情。如在四楼“媒材的远行”展厅,有一件非蔡国强的作品,那是他的父亲蔡瑞钦画的火柴盒:“它们很小,我总是把它们带在身上。”小时候,蔡国强总是在父亲腿上帮他卷纸烟,他就在火柴盒上画山水,“我问他画的是什么,父亲都会说画的是家乡。等我慢慢长大后发现,家乡的渔村根本就不是他画的样子,树很小,海湾很小,也只有几条小帆船,但他在火柴盒上每次都画高山流水,很多大帆船,其实他是通过一个小小的火柴盒描述他对故乡的情感和意境,对大自然的情怀。”
 
 
 
 
 
 
 
蔡国强的父亲蔡瑞钦画的火柴盒   摄于四楼“媒材的远行”展厅
 
 
人类所有发明变现之前,都有无穷的想象力作为雏形,而智者之间的互尊更为难得。
 
“我对你非常非常地欣赏,我看到的一切都与这个场地的规模和精神完全契合,也非常开心你答应在这个美术馆做展览,你在这里充分运用你的幽默与光影向我们讲故事。非常遗憾现在不能跟你们在一起,但我马上就会来的。”因疫情未能亲自到场的让·努维尔(Jean Nouvel)透过屏幕对蔡国强说:“我觉得开拓先路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定义一个艺术家是否伟大,是看他能否在一些难以使用的空间,仍然创造出某些能量。”
 
 
 
浦东美术馆负责人朱亚萍
 
 
而2018年4月,当浦东美术馆负责人朱亚萍带着效果图和宣传片到纽约和蔡国强见面,向他表述着想建一个世界级美术馆的宏图大志时:“我感觉到蔡先生有点点怀疑,过去的漫长三年,我们进行了无数次洽谈,蔡先生对浦东美术馆倾注了真爱,他不仅把自己的展品作为开幕展的一部分,还在这么有难度和特点的中央大厅提出了三个方案供我们选择,更和我们密切配合,直到前天晚上才最终布展完毕。因为疫情,其他两个开馆展的工作人员都无法抵达开馆现场,蔡老师是唯一一个可以现场布展的艺术家。因此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他多次克服隔离的时间差来到现场指导布展,今天呈现的四个展览,其实都有蔡先生的心血。”朱亚萍表示,自己很认真地观看了这次展出的蔡国强的六个视频作品:“一边看一边流泪。艺术是真正打动人心的,跨越时间、空间限制。这次的展览既是一个人的艺术史,又是与古今中外对话,他的作品值得大家细细品味。”
 
确实,这是蔡国强继2014年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个展后,再次回到上海的力作。不仅是关于蔡国强与西方相遇的神奇,与先辈们单相思的折腾,也是其在他乡和故园里的深呼吸。一路乘着故乡的风筝、驾游人类童年的宇宙船浪漫天涯,仿佛这次纵贯中央展厅的宇宙树、烟花塔、外星人不断与未知相遇,远行就是为了寻找更大的故乡和更多先辈相逢,并通过他们寻找共同的远方!
 
 
·
 
繁 花
 
·
 
2021年7月6日,坐落于东方明珠塔下的全新浦东美术馆(MAP)面纱终掀(7月8日正式对公众开放)。
 
 
 
浦东美术馆
 
 
美术馆由普利兹克建筑师奖得主让·努维尔(Jean Nouvel)团队设计,被打造为上海国际文化场馆新地标和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重要平台,以“呈现多元艺术形式、打破隔阂、联通万物以开启民众艺术新体验”为目标。开馆推出“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 “胡安·米罗:女人·小鸟·星星”以及“蔡国强:远行与归来”三大展览。
 
 
 
 
半年前,“远行与归来”蔡国强艺术展在故宫博物院开幕,以对话东西方文明的创作形式呈现艺术家近年“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项目的精选作品,及以冬奥为主题和以紫禁城为灵感创作的新作。
 
 
 
专稿+图集|蔡国强:我的远行从未离开 归来人在路上(点击进入现场报道)
 
 
 
故宫博物院 “远行与归来”蔡国强艺术展 (点击进入全景现场)
 
 
半年后,“远行与归来”巡回至上海,绽放于4万平米浦东美术馆的三个不同楼层空间:2楼三大展厅和公共空间呈现艺术家的“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精选作品,以及与中国文化精神和他视为永恒之乡的宇宙的对话;4楼多功能厅展示艺术家对话绘画初心的早期作品,以及由洛杉矶盖蒂文物保护研究院策划的展中展“媒材的远行”。
 
 
 
 
 
 
 
 
 
 
展厅现场(二楼)
 
 
几十年来,宇宙是这个仰望星空绘画少年的永恒之乡。灿烂、大气、挺括、慷慨、痛快,是初探“蔡国强:远行与归来”之感。每个展厅的出口都连接一个公共空间,这样的处理便于观众有互相交流和讨论的空间,可小憩后再进入另一个展厅。这些链接处,特地安放着不同视频,是为了便于观者了解更多内容,可谓一个很特别的展览设计。
 
 
 
 
 
VR虚拟现实体验作品《梦游紫禁城》
 
 
在这些空间里,可以一一观赏蔡国强119件/组以火药为主及不同媒介的作品。意想不到的首要是艺术家首个VR虚拟现实体验作品《梦游紫禁城》,它可以实现真正的“身临其境”,还能让观看者获得正常情况下无法体验的“悬空”视角,极其撼人。而高30余米,长、宽17米的大型奇观装置《与未知的相遇》则充满浪漫气氛,好似一个放大版风铃拔地而起,气势恢宏中夹杂温情与旖旎,属于必打卡项目。艺术家对此处非常规超大空间的奇妙处理更展现了对空间的丰富理解。
 
 
 
《与未知的相遇》,2021年。动图来自33 Studio
 
 
 
《与未知的相遇》搭建过程,2021年。动图来自33 Studio 
 
 
 
这件作品看似轻松,实际含义深邃。其源自艺术家2019年11月背倚大金字塔和塔顶天主教堂所作爆破计划《未知的相遇:墨西哥宇宙项目》。当时,乔鲁拉市长路易斯·莱拉(Dr.Luis Lila)曾表示:“500年前西班牙人抵达这里,展开大屠杀,乔鲁拉经历过血腥的年代。墨西哥就是诞生于不同文化猛烈冲撞,最终走向民族融合。”
 
立于2021年的年中,目睹此作,真是感慨万千。疫情何时散去?宇宙究竟有多大?人类的生命最终将走往何处?作为最具敏感性和想象力的群体,艺术家的创作在此过程中极为重要。
 
“这是一个世界美术馆都少见的空间,高30余米,长、宽17米,还有地坑,也是艺术家很难碰到的空间,我感到是一个机会或挑战。”
 
但蔡国强的处理举重若轻。不仅大量使用蓝色、白色和紫色的灯光来呈现一个少年的宇宙光华,还特意把一些工具放在里面,“这样的话,人们走进来就会看到一个少年的实验场。我们可以不必要每个展厅都是结果,或精英化展示,美术馆也会带来年轻、探索性的实验性场面,我希望这个厅未来是艺术家的冒险场地。”
 
此件新作虽源起《未知的相遇:墨西哥宇宙项目》,但艺术家再次赋予其全新气质。若从地下一层仰望,它宏大阔伟,无时无刻不在旋转的飞船、宇航员和大鸟构造了一道奇异的时光隧道,观者如同立于宇宙洪荒,四周上下皆流光溢彩。而若从二三楼平视,则又会收获更灵动与浪漫的烟火气息,那些早期形象与未来想象神奇地合二为一,与观者从容互动,宛若家人般真实又动容。
 
 
 
 
 
 
《与未知的相遇》现场摄
 
 
这次,虽然使用的并非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烟火,但丝毫无损作品的感染力,反而更添梦幻感。“烟花的能量效果是灯光不能代替的,但灯光有它自己的魅力,如白光看起来像艺术家的素描世界,紫色看起来神秘和宇宙感,某种意义上又跟烟花的瞬间性不一样。很早的时候,人们就想象着,只要找到一只大鸟就可以来到太空。人类在漫长历史中不断有离开地球的想法,这些都是很好的人类少年宇宙船,这些精神不会因为我们已经到了火星就不需要讨论,人类对宇宙的情感和对生命故乡的情怀永远没变。”
 
这就是一个男生的小世界,具体又悠远。
 
 
 
《昼夜托雷多》2017 火药、画布  260 x 600 cm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黑光 No. 1》 2020 火药、画布 360 x 600 cm Christopher Burke摄,蔡工作室提供
 
 
 
 
《乌菲齐研究:花神第三号》 2018  火药、画布  183 × 152.5cm  赵小意摄,蔡工作室提供
 
 
 《结构》 2019 火药、画布 240 x 300 cm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测试 2017.11-1(黑色火药)》 2017  火药、画布,共 20 件 每件25.5 × 25.5cm 赵小意摄,蔡工作室提供
 
 
等一场终会沉入黑暗的落日,看一眼终会飞走不见的鸟,闻一次终会凋谢枯萎的花…而我们最后也将会悄无声息地和这些晚霞、飞鸟、落花一样,灰飞烟灭,成为这大自然间的一部分…人终究会归于自然。尤是2020年起,世界范围内开启宇宙航天探索,这场人类范围的第二次“太空竞赛”中,中国一马当先,中华文明的智慧再次刷新人类认知。
 
 
 
“远行与归来”故宫博物院策展人西蒙·沙玛曾提到,这场宏伟的展览让人们看到了蔡国强艺术中的一个显著品质:慷慨。当世界日渐内向自封,蔡国强的艺术却是向外开放的。“他的作品是我所知最不利己的当代艺术,平等面向所有观众,宏阔广博,充满无尽探索。它最终不是‘艺术界’的私产,而是献给我们所有人的一份宝贵财富,重思我们之间的人性联结。”
 
 
 
 
此外,现场亦呈现了十则纪录影像(夏姗姗导演),世界重要美术馆和蔡国强通过对话展露了不同艺术史的片段,其中包括浦东美术馆项目的全新短片。展览画册同步推出,全面展示艺术家“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并特别以《蔡国强对话指南:99个项目和关键词》尝试为蔡国强艺术的庞大产出及背后的根本观念和方法论提供一份指南。
 
 
 
《蔡国强:远行与归来》
 
2021年7月8日至2022年3月7日
 
浦东美术馆,上海市浦东新区滨江大道2777号
 
开闭馆时间:每周一、三、四、日10:00 – 18:00 (17:00 停止入场)
 
每周五、六10:00 – 21:00 (20:00 停止入场)
 
每周二闭馆
 
编辑:杨晓艳
上一页1下一页
 
我要说两句 >>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
相关新闻
· “艺术的还乡”展览:城市文化和心灵的补给场· 孟禄丁: 祭祀、朱砂、符号与公理
· 夏季新展“何必在乐园”,24位艺术家邀您...· 2021年,中国最值得去的美术馆
· “春秋之河”汤志义个展开幕· 戴莹最新个展 “画画” 即将开幕
· 民粹符号与媚俗艺术——评蔡国强的“白日焰...· 2021,整装再出发。第六届abC艺术书...
· 如花儿一般的女孩们,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空...· 2021第二届田野双年展(自贡)入围艺术...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毕加索鉴定权之争:我们只...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 草间弥生(Yayoi K...



视频专区 >>
· “融合中的趣味”当代艺术...
· 对画说:刘力国解读作品
· 从柏林“前行”——中国艺...
· “自然·至道”——杨志凌个展
· 杜建奇画展视频
· 《上山》孟新宇的视频
· 威尼斯双年展采访视频2
· 用艺术的方式表达人生:刘伟
· 现实主义羊肠小道——不如跳舞
· 另一种风景——张成个展
艺术专题 >>
· 这些年那些破不了的苏富比...
· 马云和曾梵志《桃花源》拍...
· 北京艺术品春季拍卖乍暖还寒
· 北京夏季珠宝展现场拍卖会
· 今年艺术品春拍收槌 低潮...
· 艾未未作品“十二生肖”拍...
·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作者...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合作媒体 >>  
· 缪斯艺术
· 艺术数据网
· 新浪文化
· 东方美术网
· 库艺术
· 世界艺术
· 搜狐文化
· 中国宋庄网
· 大稿国际艺术区
· 国际在线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客服电话 010-52336201   邮箱 art@ccartd.com   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28号
Copyright 2008-2017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