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他的简笔画怎么就成了时髦的当代艺术

时间:2017年03月31日 作者:钱梦妮 来源:第一财经

朱利安·奥培肖像,2014 ©朱利安·奥培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伊恩和哈里耶特,2016©朱利安·奥培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我喜欢一切都表达得简洁、有序。”出生于1958年的英国艺术家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说着就拿起圆珠笔,在我的采访本上随手画了几笔。一个幼稚园儿童水平的头像,眼睛是两个小圈、鼻子是开口朝上的半个括号、嘴巴是一条直线,这是比利时漫画家埃尔热画人脸的方式;然后又一个幼稚园水平的头像,这次眼睛是两个黑豆,两条短线指示了鼻孔的阴影,长短不一两条线代表嘴唇阴影。这是他自己的方式。

   他小时候深深地迷恋《丁丁历险记》,甚至于此后走上艺术道路也与那部经典著作息息相关。尽管奥培强调自己画人脸的方式与之不同,但是贯穿所有创作的精神却是统一的。
 
慢跑者,2015 ©朱利安·奥培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那是还没有电脑和手机的时代,只能通过漫画来消磨时间。我学会了怎么画画,怎么描绘世界,怎样找到属于自己的语言。埃尔热能画任何东西,月球、火箭、瓶子、人脸、山脉、动物,全部都以独属于他自己的方式。好像他是个相机,拍下一切,让它们适用于自己的叙述语言。”他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我在他身上找到了深深的共鸣,也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方式把世间万物以最简单的方式表现出来。”

   作为英国当代艺术领域成功的艺术家之一,奥培最为人所熟知的作品是各种简笔画似的人像。它们通常都有粗粗的黑色轮廓线、鲜艳的色块,人物脸部除了眼镜、耳环、发型之外空无一物,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干脆用一个圆圈代替整个脑袋。可是在这样极简的画风下,人们能够轻松辨识出某些非常微妙的肢体语言。比如微微驼背的男子,黑发女人转过头去露出的脖子曲线、插着耳机大幅跑步的光头男、挺胸阔步走的职业装女性。

   作品材料大多都是乙烯树脂或者铝板喷墨,它们是商场、写字楼的广告牌常常使用的,质地平滑、看起来显得时髦而轻巧,这也让奥培的艺术作品经常出现在商业空间里。

   不过真正让他获得大众关注的,还应当是2000年他为摇滚乐队Blur精选专辑所创作的封面。乐队四位成员被艺术家以漫画形象放在田字格里,眼睛、鼻子都是奥培自己最有代表性的简笔画风格。发型、领口样式和稍稍不同的神态特征,足以让人一眼分辨谁是谁。

   他把当时已经红遍世界的摇滚明星描绘得如同邻居一般亲切,而这幅封面画作后来被收藏在伦敦的国家肖像画廊。

   奥培喜欢都市生活,特别喜欢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寻找诗意和人生的真谛,因为那里通常都会很有力量。“比如你去听古典音乐会,或者去图书馆,总是会有所期待。可是当你打车去机场、在地下车库找车位停车时,并不会期待什么,可是假如能够在这些地方收获什么,那也许就可以在任何地方都有所收获,能把自己真正投入到生活里面去。这是很难的事情。”他说。
1980年代,深受嬉皮士文化影响的奥培独自开车在西班牙旅行,发现当地现代化的发展毁掉了原本完美无缺的大自然风景。到处都是丑陋的水泥房子,海浪不断地把塑料垃圾冲上海滩,举起相机想要留影,结果成了一场要如何避开这座写字楼、那片电厂的技术考验。

   “我们永远都在幻想着更美好的未来世界,可现实往往并不是那样。所以要做艺术,如果只描绘光鲜美好的一面、无视美梦的阴影、无视同时存在的吵闹、肮脏、黑暗、无助,那就无异于是在撒谎。”他说,“我努力想要把这两面都表现出来,通过艺术去拥抱和接受生活的两面,在停车场、高速公路的无聊场景中寻找诗意的感受。”

   这并不代表他是那种会着眼于社会阴暗面、恶劣人性题材的艺术家。相反,他要做的是从现代生活的无聊角落发掘出新的趣味。

   上世纪90年代某一天,奥培停在街角橱窗前,里面几个显示屏本应该用来播放宣传片,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部都停止工作,出现单调的屏保画面。“3D图形在一个无穷无尽的迷宫里移动,那个空间只因为电脑算法而存在,可却仿佛在暗示着另一个世界。它与我们生活的世界有着相同的逻辑、相似的外表、雷同的未来,甚至连负担都很相像。”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关注一切电脑制作的移动图像。

   他还特地买电脑游戏回来研究,早期的游戏界面像素很低,但是营造出三维空间,玩家可以进入不同的场所,并且四处游荡。“我常常会以Lara的身份站在一座寺庙的废墟之中,或者原始丛林的山谷里,完全把应该去做的任务抛之脑后,反倒认真欣赏起四周虚拟的风景。”

   地铁上用来报站的LED显示屏也让他产生了兴趣。“下一站的地名匀速飞过,像是浮在水面上的灯光,美丽得让我忍不住一直盯着看,仿佛可以从中找到内心的平静。”坐飞机的时候,前排座椅上的显示屏也会自动播放广告或者提示画面,这也令他心旷神怡。

   于是,他开始用电脑绘制人像,着眼于路上行人的姿态,用最简洁的方式表现出来;还使用LED灯的形式,创作一段真正动了起来的影像,简单勾勒的人物以极其写实的方式在快步行走。

   奥培承认自己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电脑游戏、手机软件、商业广告,但他的影像作品之所以是艺术创作,最大的差别在于没有开始和结束。比如四个人朝着同样方向行走,速度不一,很快后面就有人超到了前面去,但是整体画面始终都保持不变,不知不觉间又在循环播放。这些持续的画面像现实中任何一个随机场景,寻常而无聊,仔细看着又有莫名的诗意。

   “既可以把它们理解为从电子游戏里摘取出来的场景,也可以是从现实世界中摘取出来的,也可以说两者是同一件事情。因为我们是通过自己的文化、科技来看世界,同时通过自然来看科技,两者结合起来才是人类运转世界的方式。”他忍不住想象,“如果巴赫生活在今天,会不会也用电脑来作曲?”
 
   朱利安.奥培在中国的首次个展由他本人策展,共展出50件作品,在复星艺术中心将展至6月10日。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