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阿特新闻
2009宋庄艺术节 西安群落
时间:2009.09.04 来源:阿特网

西安派对
——一个又软、又硬、天天生产艺见的流动群落
软,因为我们在云端
硬,因为我们有工厂
有艺见,因为我们是民艺代表

“西安派队”将在宋庄艺术节上呈现西安艺术的能量,这个能量是软(件)硬(件)兼施的,是德(社会责任)艺双馨的,是无组织的组织,是IT和历史的混搭体,是可爱和严肃的完美结合

策展人:岳路平
策展助理:席红哲 柳娟 龚阿杰 高昊
视觉: 王基宇 席红哲
视频: 任广明 王檬檬 乔军超 席红哲
艺术家:白夜 BYC(壁虎青年文化) 陈艾丽 程乾宁 董钧 董文通 高昊 高溶 龚阿杰 韩三之
胡小玉 黄柯翔 惠如波 雷艳平 刘冰 柳娟 柳昱东 罗瑞 祈逸+黄丽 秦赞军 任广明 石珩
伯 苏丹彧 豌豆 王基宇 王浚尧 王勇 温雅 吴昊 XCOMA(西安么艺术中心) 席红哲 姚子
袁峰辉 岳路平 张铁托 周源
文献: 刘洋 何理 刘翔捷 马克(英国) 马清运 苏中秋 岳路平 张楚

转折点
7月28日傍晚6点,我跟栗宪庭老师、宋庄镇党委书记胡介报、宋庄艺术促进会会长洪峰、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文化产业研究所副所长陈喆、和静园艺术馆馆长李冰、艺术家王音、赵刚在和静园美术馆共进晚餐。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当天下午举行的“2009第五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新闻发布会。

这个时候,我接到西安纺织城艺术区所在的西安欣隆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原唐华一印)董事长田清柄(原唐华一印的厂长)的电话。他告诉我,次日上午,西安市市长陈宝根将陪同陕西省省委书记赵乐际考察纺织城艺术区,让我按时到达,给领导们做介绍。我很遗憾地告诉田董事长,我人在北京,没有办法参加明天的接待。

连续三年,每年八月左右,陈宝根市长都会对纺织城艺术区进行一次考察。前两年,我都在场。今年是第三年了,考察的阵容升级到了省委书记级别。

虽然因为参加宋庄艺术节新闻发布会的原因,错过了这次接待,但是,我相信,没有我在,其他人也一定可以胜任我原先担任的角色。

在我放下电话的那个时刻,我意识到,西安当代艺术的转折点到来了——省委书记的到来,意味着西安当代艺术经过十年的长途跋涉,终于开始获得政府的关注和肯定。连同着之前出现的更低一级政府、房地产企业及高端商业、媒体对西安当代艺术的关注和介入的现象,让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作为美协、美院等传统艺术体制之外的替代空间而存在的“西安当代艺术”这部机器,已经开始正常运转,虽然时有故障。

既然这部机器正常开动,我们就可以专心地向外界输出我们多年生产的当代艺术价值观、艺术家、艺术展览、艺术组织或者流派了。我返回饭桌,坐在宋庄艺术节的决策群体中间,意识到,我现在不正是在为西安当代艺术做“专心输出”的工作吗?

十年
十年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一个转折点。我庆幸自己几乎亲历了这十年间的所有事件。

十年以前,1999年春天,正在筹备本科毕业展览的我面临了一个巨大的两难:要么我按照学校的要求,创作“国画”作品(我的专业是“中国画”),顺利毕业;要么我一意孤行,继续创作我的“装置”作品,对学院的教学制度进行挑战。前来视察毕业创作情况的当时的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杨晓阳(现任国家画院院长),耐心地听我描述了我的装置作品计划之后,说了三个字:“可以搞!”。这三个字至少导致了三个事情的发生:1,我的作品被放在国画系毕业展的正中央位置,这也是西安美术学院本科毕业展上第一次出现“当代艺术”;2,我成为杨晓阳院长的研究生,之前他承诺:“只要你能考上,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3。2000年的西安美院的本科毕业展上,开始大量出现装置、行为等当代艺术作品。

虽然我获得了特权,但是我意识到“当代艺术”在西安的扎根,不可能指望这个孤立的特权。之后,我投入到了城市中去,组织当代艺术展览、串联国内外当代艺术资源。努力在西安城市的公共空间实践当代艺术。2003年、2005年分别获得邀请前往瑞士巴塞尔和英国伦敦进行国际驻地计划,获得了在全球视野下重新思考西安当代艺术的角度。

2006年,刚从英国返回的我,试图依靠房地产,在西安高新区建设当代艺术基地。之后流产,但是这次流产的过程却孵化了后来纺织城艺术区的种子——利用房地产公司给我提供的办公空间和设备,接待了英国艺术家马克,完成了西安第一例国际驻地计划;为五位艺术家在新加坡策划展览,鼓励艺术家在城中村策划展览,鼓舞了艺术家对建设艺术基地的热情。

2007年,纺织城艺术区水到渠成。2007年6月25日,我策划了纺织城艺术区的第一个展览“西安文献展”。这个展览的成果之一是引进了马清运的马达斯班进入纺织城艺术区。

2008年,在西安市委宣传部和马达思班的支持下,我策划了“西安当代艺术十年回顾”。

2009年,各种内外效应的发酵,使得西安当代艺术十年的努力获得了栗宪庭操刀的“群落,群落!”第五届宋庄艺术节的关注。

亲爹主义
2009年的下半年,我实际上一共接到三个展览的邀请。两个来自798,一个来自宋庄。我权衡了一下,最后决定选择宋庄,原因是——我认为,宋庄代表着中国当代艺术的正确方向。

这种正确的方向体现在,宋庄跟过度依赖西方的当代艺术模式是不一样的。过度依赖西方的主要例子就是798。无论是市场,还是价值观,都来自西方。说的严重一点,就是那种‘有奶便是娘,后妈说了算”的当代艺术。这种当代艺术跟中国的真实环境是脱节的。

宋庄是通过两点来确保中国的当代艺术跟中国的真实环境不脱节。第一,宋庄是我所知道的全国所有的艺术区里面,艺术家跟政府之间的关系最好的一个。这种良好的关系确保艺术家和政府以及其他各个方面可以相互协商、协作,避免内耗,避免机器的空转。第二,我个人非常尊敬的栗宪庭老师,他的立场确保了中国的当代艺术跟中国的真实环境不脱节。我在凤凰卫视上看过栗老师的访谈,他说他现在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为‘乡绅’,这跟我们平时理解的‘中国前卫艺术教父’和‘批评家’老栗非常不一样。就象栗老师说的,宋庄的问题不仅是艺术的问题,也是社会的问题。正是他的这种立场,确保了宋庄的艺术跟中国的真实环境不脱轨。

我在西安,也时常在反思脱离中国真实环境的后妈说了算的中国当代艺术。我在西安的所有工作,我把它叫“亲爹主义”,就是Dadism,或者叫“爸爸主义”。我觉得,后娘我们也得要,后妈也有奶,但是亲爹更不能丢。在西安,我想我们必须做Dadism,因为西安它是中国的一个文化首都,它的兵马俑、大雁塔,其实都在提醒你,这里是中国文化的脉络所在。还有秦岭,它是一个中国南北的分界线,也是中国长江和黄河的分水岭,它也抚育了长安文明。我觉得它时时刻刻地在提醒我们要创造出自己真正的中国文化,而且在西安和陕西,我们有两个重要的例子来证明我们完全有能力消化后妈的奶。

第一个是佛教进入中国。在一千多年以前,由玄奘等人成功地把佛教本土化。他的基地就在大雁塔。就是在大雁塔里,玄奘把他十几年到印度去取来的外国学术纳入到自己本土文化中,把它转化为我们自己的东西。我经常说大雁塔就是现在的肯德基。因为很明显,大雁塔也是外来文化,既然玄奘可以在一千多年以前能够把外来文化消化为本土文化,以至于我们今天看《西游记》都会觉得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们今天仍然有可能消化西方的当代艺术,成为本土的。

现在798的情况,就特别类似于白马寺。因为最开始会有达摩这样的老外在创建少林寺,其实是外国人来做的。就像希克、尤伦斯做的一样。只有到了大雁塔,又经过唐僧的故事,演变成了《西游记》的故事,它才慢慢地本土化,这是第一个我的精神来源。

第二个就是共产主义进入中国。在北京、上海、广东都没有成功,最后被迫长征到陕北、延安的时候就成功了。为什么?我经常开这个玩笑——在七、八十年以前,陕北的婆姨,看到她的窑洞里突然出现几个大胡子,马克思、恩格斯,你说奇不奇怪。但是今天为什么马克思、恩格斯跟窑洞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自然的风景,那就证明共产主义在北京实际上出不了这个突破。李大钊他们在大学校园里面发起的,根本进入不了社会。同样刘少奇、周恩来做了很多事情,也是无法渗透的。但是后来共产党到了延安之后,包括他的陕北木刻,都是革命木刻要跟陕北的地方艺术的风格融合起来。包括要歌颂毛主席,要用“信天游”的方式——“东方出了毛泽东”。还有“南泥湾”模式,我们都很熟悉的。所有这些模式最后打造成了一个中国本土的共产主义,就是我们经常在历史书里面学到的——马克思主义跟中国的本土有效地结合起来。所以我在西安经常会受到这样的一个启发,我在西安一定时时刻刻提醒,我们在西安做的当代艺术,绝对不能像北京798那样去做的,纯粹只是有奶就是娘的做法,就是“后娘主义”,我们必须要做“亲爹主义”,当然我并不是否认798作出的贡献,我只是说在吸吮后娘奶水的同时,也要聆听大山的教诲,聆听我们这个“亲爹”的教诲。?

西安群落
西安艺术区,准确地说它应该是一个艺术区群。现在我们比较重要的一个艺术区是在西安的东郊,它原来是一个纺织工业基地,我们把它简称“纺织城”。07年2月份的时候,有一群艺术家进去,把它作为工作室。之后慢慢地越来越扩大,形成目前在西安最大的一个艺术区。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是在西安美术学院周边,西安美术学院在西安市的南部,在南部。西安美术学院周边有几个城中村,就是有点类似与城乡接合部一样的,有一个叫(二府庄),有一个叫罗家寨,有一个郝家新村,这些村子里面也有很多艺术家在那里租农民的房子做工作室,但是比较散,不如纺织城那么集中。

还有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因为我们西安是背靠秦岭,我们知道秦岭是中国很重要的一个地理分界线。那么秦岭里边也隐藏着一些有点类似于世外桃源似的艺术家的工作室,也不光是工作室,它就像一个山庄一样。

我是这样理解西安艺术区的,它实际上是由纺织城,以及散落在西安美院周边的很多工作室,以及隐藏在秦岭里边的一些带有世外桃源气息的艺术试验田所构成了一个散点式的艺术区。

西安派队——一个又软又硬,天天生产艺见的流动社区
我们这次西安群落的主题,首先是为了呼应今年总的主题叫“群落!群落!”。所以我意识到“群落!群落!”这个主题,实际上关注的不仅仅是作品,也不仅仅是艺术家,实际上,它是关注艺术家、艺术作品以及艺术生态的一个立体式的关注艺术的这么一个展览。基于这一点我提出了一个方案,它的标题叫做“一个又软又硬,天天生产艺见的流动社区”。

所谓的“软”,指的就是我们西安由于地理上远离北京这样的艺术中心,所以我们为了获得更大的关注,我们经常会使用互联网,比如说我们有网站,自己注册博客,就是用很多互联网的方式跟外界取得联系。所以叫“软”。

“硬”指的是除了在网上,我们实际上也有工作室,工作室就是硬件。如果说在网上的观点是“软件”的话,就是又软又硬。

“天天生产艺见”是什么意思呢?“艺”是艺术的“艺”。我为什么要把这个“艺见”做成“艺术”的“艺”,就是我想说的艺术家不但是关注他的艺术,而且要关注他的观点,以及他的思考,他对这个社会的看法等。这样的话,就呈现出了艺术家更加立体式的面貌出来。

“流动的社区”,为什么是流动呢?因为很显然,西安因为远离艺术中心,所以它不流动就活不下去。

这次我们的展览里面有一个很精彩的项目,叫“艺术肉加馍”。那个“肉夹馍”是上面一块饼,下面一块饼,夹着中间的肉。那我们怎么做?我们做了一个行李箱,这个行李箱就是买的,在行李箱里面我们有一个架子,那个架子有三层,像抽屉一样,那么最中间这层放的艺术家的作品的缩小版,因为它要放进行李箱,所以必须要缩小。最上面一层又有一幅作品,是每个艺术家工作室的照片,他也可以根据工作室来创作,上面这个是纺织城,这是纺织城里面具体的形态,类似屋顶一样。最下面一层我们的视觉暗示是兵马俑,就是在地下埋的。就是说让艺术家要针对西安这座历史古城,对于文化有所看法。这样的话,这个肉夹馍或者是三明治,它的构成就是下面是传统,上面是纺织城,社会主义的遗产,中间是自己。那么它就夹在社会主义和历史之间,这就是它的现实。

那么我们这个肉夹馍,每一个艺术家都有一个肉夹馍,到时候每一个艺术家都有一个行李箱,大约几十个行李箱就拿到宋庄来。等于我们这个肉夹馍的概念,就是装上翅膀的画框,装上轮子的画框。因为装上轮子和翅膀的画框,意味着我们西安的艺术群体渴望去交流,渴望去获得别人的评论,渴望去获得自己的收获。所以叫“流动社区”。总的来就叫“一个又软又硬,天天生产艺件的流动社区”。

到了展览现场,我们还会在现场立体式的呈现,会放几台电脑或者投影,来演示我们给艺术家做的访谈。

还有一个项目,是观众在现场可以吃到真正的肉夹馍。

所有这些元素最后在展览现场组成一个“西安派对”,就是“西安Party”。那么这个“西安Party”,就是艺术家说:“我们西安到这里来开一个派对,欢迎大家来参与。”

最后我们这个展览有一个广告词叫“可以吃的艺术,可以爱的艺术和可以糊的艺术”。这个“可以糊的艺术”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在纺织城艺术区里面有一个接待中心,小小的房间,里面在打麻将,那么打麻将,实际上我们里面有一个秘密协议,这个在这里可以公开,就是我们如果谁要赌博的话,我们也不阻止。当你赌赢了一半钱要交给我们创意产业协会,作为我们这个艺术区的公共基金,这样就是给他赎罪,就是为什么你要赌。所以到时候我们在宋庄的展览现场也会有一桌麻将,有麻将,有吃的,有行李箱,所有这些东西就构成了一个派对,大概是这样的。

为什么叫“西安派对”呢?因为我们这个群体,我现在给它一个命名叫“西安派”,这个派就是“American Pie”,就像美国派一样,它是一个可以吃的艺术,“Pie”的那个派,就是菠萝派、苹果派,但是我又把这个活动叫“西安派对”。

感谢
这次西安群落参加宋庄艺术节,得到了各个方面的关注和帮助。宋庄艺术促进会会长洪峰、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文化产业研究所副所长陈喆都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尤其令我受宠若惊,诚惶诚恐的是,栗宪庭老师对于西安群落非常关注,并亲自过问了西安群落的展览场地、展览资源的筹备等等细节的工作。让我零距离地感受到了老栗的学术魅力和人格魅力。希望这次展览不会辜负大家对西安群落的关注和期待。

我们也希望以这次展览为地点,专心地向外界输出西安当代艺术的价值观、艺术组织、艺术流派、艺术家和艺术展览。

编辑:艺术信息
上一页1下一页
 
我要说两句 >>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
相关新闻
· 当代艺术融入丝路,第六届新星星艺术节将在...· 西安将建中国最大艺术家群落 栗宪庭受邀策划
· 先行者一幅画拍出800万 宋庄:让艺术家...· 四代画家总动员 成都蓝顶当代艺术群落撼京城
· 一位圆梦的宋庄艺术家——老龙· 第三届批评家年会9月19日即将在宋庄召开
· 艺术家由流浪转为落地生根 宋庄崛起"群落...· 史上最“牛”博物馆即将亮相西安
· 2009宋庄艺术节 南京群落· 2009宋庄艺术节 武汉群落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当代艺术视奸论的批判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毕加索鉴定权之争:我们只...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视频专区 >>
· “翰墨乡情”姜耀南水墨作品展
· 感知新异--张卫作品展开幕
· 返观与重奏
· 鸣凿鹫峰-丁力艺术展开幕式
· "万物察"—魏立刚回顾展...
· 新星星艺术节开幕式
· “拓之--蒋焕新作展”开...
· 徐浡君2015画展 金康...
· 视频: 拓之 Touch...
· 苏州有线电视台汪京元画展视频
艺术专题 >>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当代艺术视奸论的批判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 为什么写实主义在中国还能...
· 詹皓:蓬皮杜带来的是什么
· 刘小东:绘画背后的研究与...
· 艺术圈怪事:以艺术之名创新
· 白立方画廊三月举办加里休...
· 率先吹响85美术新潮号角的人
合作媒体 >>  
· 缪斯艺术
· 艺术数据网
· 新浪文化
· 东方美术网
· 库艺术
· 世界艺术
· 搜狐文化
· 中国宋庄网
· 大稿国际艺术区
· 国际在线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10-5128 2297   主编邮箱 art@ccartd.com   编辑邮箱 info@ccartd.com   编辑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15419 号
Copyright 2008-2012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